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原创)四叔  

2014-08-07 17:02:5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强子去四叔的家,还很远,他就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的芳香,强子不知道这股中药的芳香会一直伴随着他现在和以后的生活。还没走到四叔的家,远远的看见四叔和一个肥头大肚的男人一起出来,不开车,两人步行。那个男人不是千客来超市的老板吗,强子想,四叔跟着他去干啥呢,一股好奇心驱使着强子在后面开始跟踪四叔了。
       强子不敢靠近, 看着四叔和千客来超市的老板进了本市有名的王婆子茶楼, 强子不能跟进去,他来到了茶楼对面的一个小酒馆里,这小酒馆倒干净,现在还没上人,老板娘坐在那里玩着手机正打盹呢,强子要了一个凉菜,一杯酒,坐在靠窗的位置,等四叔出来。
        强子没注意到坐在柜台前的老板娘正欣赏着他喝酒的样子呢。

        强子能在这个城市里落脚 ,完全靠四叔传授给他打饼的手艺。四叔是村里最早出来闯生活的那一批人,早年所经历的辛酸不堪回首,后来四叔不知从那里学会了做牛肉饼,几年下来在市里买了房也买了车,又把老家的破院子翻盖一新,在村人的眼里,四叔也算是在外混出名堂的成功人士了。
        看着四叔成功了,四叔的亲戚们便纷纷和四叔取经,学做饼。强子和四叔学做了牛肉饼现在也有两年了,每年挣八九万,强子很满足,做饼前强子在工地上打工,干的活又脏又累不说,还挣不来钱。
        放下酒杯强子算着这几年和四叔学会做牛肉饼的不多不少,正好七个。七个,太巧了吧,强子忽然想七这个数字讲究太大了,难道预示着啥事·········
        这做牛肉饼的七个人和四叔或远或近都是亲戚,四叔让他们分散开,每人一个地方,谁也不抢谁的生意,但他们做饼用的配方却是在同一个中药店去配的。
        那个开中药店的是个女人,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白大褂,个子不太高,没什么特点,说不上漂亮还是不漂亮,但绝对是你看一眼就忘不掉的那种,强子想这就是所谓的气质吧,那在一举手一投足自然而然的流露出的一种特有的女人的韵味。
        第一次去是四叔和他一起去的,强子看得出四叔和这女人很亲密,关系不一般。四叔叫强子喊赵姨,其实那女人比强子也大不了几岁。牛肉饼的配方有七八味中药,赵姨熟练的把每一味中药抓起,包在一张黄草纸上,沿着窄窄的楼梯上楼,强子要跟着上去,想看看,赵姨伸出手坚决的阻止住了他,自己遥遥的上去了。一会下来时,磨成了粉的药装在一个方便袋里。
        强子闻到赵姨身上有一种特有的香,很好闻,让人浮躁的心安静,开始强子想不出是啥香,后来想明白了,是药香,中药的香味。强子忽然有一种感觉,赵姨不是俗世中的人,
是童话里的人,感觉她刚刚从山上的丹房里下来,后来强子不管在哪里,都能闻得见赵姨中药店的药香。
        十年前赵姨的男人去南方捞金了,一走再无消息,十年多了赵姨一直独身生活,经营着这一间中药店。

         四叔和千客来超市的老板出来了,那千客来超市的老板看上去有些不爽,好像谈啥事没有谈成。强子看了一下手机,他们在茶楼里呆了有四十多分钟。
        强子也要走了,给钱时老板娘对他说,今天只收你的菜钱吧,酒算是我送的。
        为啥?,强子不懂,老板娘笑笑有些不好意思说,看见你我想起了一个多年前的朋友,你和他太像了。
        呵呵,是初恋吗,强子半开玩笑的说,老板娘没言语,算是默认了吧。
        强子有些高兴,他让老板娘回忆起了一段甜蜜的往事。他也想起了他的初恋,初恋总是那么纯真美丽。强子的初恋还是在高中,随着他的女友上大学结束了,后来强子听说他的女友在某一个城市里的一家公司里上班了,强子特意去了哪个城市,在哪个城市里打了一年多的工,强子想说不定某一天就能碰面,强子想去公司里找她,但他忍住了没有去,后来就再也不去那个城市了,强子想还是永远的珍存在心里吧。再后来强子听说他的前女友嫁给了比她大十六岁的公司经理,强子的心有些疼。

        强子打饼也是很辛苦的,每天早晨四点多就起床干活, 等他和老婆一起忙得差不多了饼打出了,时间就到了七点了,正是人们要吃早点准备上班的时候。
         买饼的来了,有人问强子,你的饼是和王老四学的吗?强子问咋了?
        买饼的说,听说了,千客来超市的老板出了七万块,买你们饼的配方, 王老四还不卖呢。
        强子笑笑,没说知道也没说不知道。
        说说笑笑间买饼的上来了,强子和他媳妇一天的忙碌开始了。
        晚上回到他们租住的家后,强子的老婆算一天的收入,比前一天多好多呢,强子想这都是那千客来老板要买他们秘方的功劳。强子明白了,原来昨天四叔和千客来的老板在茶楼里就是谈的这事啊,不对,这事咋传得这么快呢,难不成是四叔故意放的风,强子笑了,四叔真厉害。
        果然,没几天大半个市里的人都知道了,四叔和强子他们的牛肉饼也因此多卖了不少。

        饼卖的多了,配的料用得快了,上午不忙时,强子坐车去赵姨哪里配料。强子进中药店时,看到四叔正好在药店里,坐在门边的哪一张椅子上,赵姨坐在柜台前,两人正说着什么,很专注的样子,强子进来都没察觉到。强子一进门便闻到那一股熟悉的药香,
直抵他的心灵深处,强子有一种感觉,很想在这药香里多呆一会,歇息一下自己疲惫的身心。
 

       以前强子去赵姨哪里取牛肉饼的配料,回来自己做饼,是很正常的事,也没有别的想法。现在不同了,这秘方有价钱了,七万块都没买走的。
每次强子都细心看赵姨配啥药,回来自己总要细细研究一番
        强子去四叔哪里有时总有意无意的把话往秘方上引的,希望四叔能透露点东西,每次看到四叔阴沉的脸便打住了。香料就那几样,很简单,强子记住了,赵姨上楼去磨粉时是不是又加了药啊,这个强子拿不准,要不那香料咋发出一种奇特的香味呢。强子有时想去别的药店抓一副试试,但终于没去,他知道以四叔的精明他一动就会觉察出的,再说就是他弄明白了秘方又能怎样呢,他能卖吗,这个权利在四叔哪里啊。强子是聪明人,知道啥该做不该做。
        其他的人会和强子一样想吗,这几个打饼的谁不想得到秘方呢,以前只是想想,现在却迫切了,毕竟有了七万块的价钱在哪里诱惑着啊。
        几天后强子听说了四婶的侄子二仓出事了,他逼赵姨交出秘方,赵姨不给,他一急把刀子架在赵姨的脖子了。想不到赵姨看上去一个弱弱的女子却是那么坚强,怎么也不说出。还是进来了一个抓药的,二仓才收手了,二仓的手在抖,不小心赵姨脸上划了一下,血立时流了出来,满脸的血,二仓也害怕了,忙取了创可贴粘住了,央求赵姨不要对他姑父说,赵姨摆摆手,弱弱的说了句,你走吧。
        强子去赵姨哪里配料的时候,见赵姨脸上的创可贴还带着呢,赵姨淡淡的,和以前一样,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细心的强子发现赵姨的目光里多了一丝令人心疼的哀愁。强子没敢问太多。
        强子又顺路到了四叔家,四婶自己在家呢,强子问四婶有啥事吗,四婶说没有。四婶没有告诉强子,二仓刚走,二仓来告他姑父的状,说姑父和那个赵姨咋样咋样了,四婶把二仓压住了,不叫二仓说,几句狠话
噎得二仓打不上来,坐了会感觉有些不自在,走了。四婶心里也有些不自在,和强子聊天就懒懒的,心不在焉的样子,强子感觉到了,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坐了会便走了。
        出了四叔的门,强子心里有些不舒服,为啥他自己也说不出,不觉间他又走到了他跟踪四叔时喝酒的酒馆,他想起了酒馆的老板娘,他就进去了,这一次老板娘不在家。强子
要了一个菜一杯酒,还在靠窗的位置坐了。
        轻轻抿一口酒,看对面茶楼高耸着王婆子茶楼五个大字,强子听说这五个字是请了市的书法名家写的,每个字润笔费两千块的
。茶楼消费太高,强子没去过,他听说里面的陈设完全按照水浒传里西门庆和潘金莲当时幽会的样子设计的。这社会,乱七八糟的,强子喝干了杯中的酒,又要了一杯。很晚了,强子的老婆打电话催他了,强子才打车回去。
 
        一池平静的流水,谁有意无意丢下了一颗石子,激起数圈涟漪,归于平静后还是原来的流水吗。

        时间不觉间到了年底,过春节强子是要回老家的,和自己的父母团聚,饼店关门后强子和老婆总了一年的成绩,今年比去年多收入了五万多呢,强子的老婆一脸的兴奋。
        强子没有高兴,相反他心里感觉不舒服。忽然他好想闻一下那沁人心脾的中药香。

        过年后发生的事情谁也没有料到,赵姨消失了,离开了她相伴的多年的中药铺,去哪里了呢,谁也不知道,像一个美丽的传说一样消失在空气里了。还有就是四叔不打饼了,放弃了他一年二十多万的生意,他经营起了赵姨的中药店。许多人劝他都没用。四婶和强子的爸爸叔叔们商量后,她以假离婚来威胁他,要他在城里的两套房子和全部财产,没想到四叔一口就答应了。四婶和四叔离婚了,四叔只要赵姨的一间中药店。
       四叔不回来了, 四婶晚上守着一套空房子,独自流泪。
        强子去药店看四叔时,四叔穿着白大褂,端坐在药店里,无边的药香围绕着他,强子觉得四叔像唐朝或更早一个修行得道的道士。四叔接替了赵姨的一个古老的梦。
        四叔见强子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该改行了,牛肉饼没有秘方,给你们配的药不过是几样简单的香料,如果非要我说秘方,也好,告诉你们几个,秘方就两个字,实诚·········
         
实诚·······,强子念叨着,坐了会,似乎悟出了什么,走了。
         四叔接了赵姨的中药房后,拒绝为这几个打牛肉饼的配料,让他们去别处。
        又半年后 ,强子改行做熟食生意了。别的几个打饼的也都陆陆续续不干了,不是他们不想干了,是他们做的牛肉饼卖不动了,吃的人越来越少了,吃的人说怎么也吃不出王老四做时的味道了。
        四婶和四叔假离婚,见四叔不回头就成真了。据说一个比四婶小十多岁的小伙子追她,已经住在一起了,还不清楚是不是真的。 
        强子有些想念赵姨了,赵姨会去哪里呢,许多天了,又该去四叔的中药店里看看了。强子忽然想起四叔从开始打牛肉饼到现在不干,整整十四个年头,两个七年,想到此强子有些呆住了。
         强子忽然闻到了一股浓浓的中药的香味,是那么清新自然,和这街道上飘散的土尘油脂的味道还有俗不可耐的香粉的味道那么格格不入。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微风暴中国新小说
阅读(126)|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