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原创)山虎  

2015-11-17 21:10:4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虎和他的侄子东星把冰柜保鲜柜几样东西从门市里抬出来,搬到车上时,山虎闻见了飘出的他熟悉的香味,没有马上走。山虎看着他刚锁上的门,忽然有一种感觉,这店门像是公共汽车的车门,他像是一个旅客,没有上去被人挤了下来。门上面巨大的门头,门头上虎子熟食店五个字金光闪闪,是山虎花了三百元几天前开业时刚刚打上去的,新鲜气还没散呢,山虎记得给他在门头上订字的小伙子和他说,这个门头经我的手就做了三次了,说也奇怪,我听说租这个门市的没有做长的,当时山虎听了笑笑,不以为然。

现在山虎心里有些悲哀了,他也许他是租这个门市时间最短的了,只开业了短短几天。当然山虎的退出不是因为干不下去了,是另有原因的,做熟食生意的都明白,没有一两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是看不出来行不行的,让人知道熟悉是需要一个过程的。此时是初冬的一个上午,这几天北风一直刮,天就开始冷了,落了一地金黄的杨树叶子,清洁工还没来,把这些树叶扫去,这些树叶就安静的躺在那里马路上依旧车水马龙,门市里人照样缩在里面,这一切和昨天似乎没什么分别的。

这时东星问他,叔叔,走吗,山虎愣了愣说,走,坐进车里。东星打开火,车缓缓的向前驶动,车后扬起几片枯干的树叶,美丽的蝴蝶一样。山虎所在的县城说大不大,在经济大萧条的现在,每天的门市开业停业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其实山虎决定停业不干是忽然冒出的念头。

山虎这间门市是转租的,是他的一个发小叫增田的转租给他的,俗话说熟人的当最容易上,以前山虎不信,现在信了,一个月前,山虎租这间门市时增田告诉他这上面他租给了一个年轻人,半年租期,还有一个月就该走了,他的租期还有俩月,问山虎行吗,山虎说行,先叫他住着吧,叫他先找房子,这不要收秋了,这个月我得回家收秋种麦,正好得一个月。等我来时他就该走了。

一个月后山虎来时,那个年轻人还没走,增田和山虎说他的租期是十月二十号,还有五天的时间,山虎想难道说非要等到住够天了才走吗,便没在意。山虎开始收拾门市,做开业前的准备。山虎在开业前是要做充足的准备的,他在门市里呆了整整一天,开业时他要把各种熟食一下子都上齐了,他做的熟食是属于卤煮一类的,做起来一般都很费时的。

下午时进来一个年轻人,问他,大哥,咋这样香啊,这味,忽撩撩的。山虎抬头知道这年轻人就是住这间门市的上层的那个年轻人,和增田看门市时见过一·面,山虎说吃着就更香了。那年轻人明显喝了酒,没上楼坐下聊天。山虎便夹了一个鸡爪让他尝尝味道咋样,山虎做生意是不拘小节的,他知道做生意是要有个好人缘的,尤其这熟食生意还得凭味道说话的,他刚开门,只要来人他就会让人家尝尝的,这样是很容易产生广告效应的。

山虎和那年轻人聊天,他很想套套他的话,看他啥时搬走啊,自己在这里做生意,却住着一个陌生人,很别扭的。这年轻人问山虎鸡爪咋做的,太好吃了,山虎就告诉他我这是自家的祖传配方,十几年的老汤了,山虎平时话是不多的,可只要和人一说起熟食卤煮那话就滔滔不绝了,山虎说做这行是要有耐心有功夫的,沉不下心来是干不了的,卤煮每一样最少就得几个小时,又说老汤就如人的修行,年头越多道行越深,配方是卤煮的灵魂,来不得一点假的。两人说着话就多了,从聊天里山虎也知道了这年轻人没有正式的工作,他的叔叔在交警部门当着事呢,他给人审车或下牌收点好处费,城里赌钱场他是常去的,他还干放高利贷啥的,乖乖,听的山虎暗暗吸了口凉气,这年轻人不简单,还是个道上的人哪。

那年轻人和山虎也说了许多。他说,大哥,这干啥的都带着样子的,山虎不懂,这年轻人接着说,你比如吧,这医生身上总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厨师总有一股葱花的味道,你身上吧,总有一股香味,不过你这味道很好闻的,让人闻了就总想尝尝你的鸡爪,说的山虎笑了说,这味道是老汤和配料散发出来的,这两东西可以说是我的命。

那年轻人说早前他也想转租这间门市的,想开个麻将馆,没谈成,说增田心太黑,他说,一个破冰柜还非打成钱,他买的就是破的,八百块钱,当我不知道呢,给我要一千三,这话山虎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拿不准这年轻人和他说这些话是有意还是无意呢,这个破冰柜增田给他要了两千呢,说是三千五买的新的。当这个年轻人得知山虎和增田的关系后,说增田这样做不好,租这间门市的没有干长的,他说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是实话,我在县城里混这么多年了,哪里不知道。

过了一会儿,那年轻人问山虎,大哥,增田和你说我租这间房租到啥时候了吗,山虎说,这个月二十号,那年轻人说不对,我是租到下个月十五号的,不行,我得和增田打电话,要不好像是我赖着不走似的,咱是那耍赖不讲义气的人吗,掏出手机就和增田打电话,当着山虎的面质问了增田,电话里增田没有说别的,看来这年轻人说的是真的了,那年轻人又说,没事的,大哥,我到下个月十五号一定搬走的,又说当时搬家多么不易,找了两辆车,忙了一天,又重复了几遍,说搬家不容易,好像是酒劲上来了,山虎想也许是说给自己听的。

聊了会,这年轻人站起身说,大哥,你忙吧,我上去歇会,今天我的一个拜把子弟兄开业,我去帮忙,累死了,山虎应着说好,这年轻人走到楼梯时又回身特别强调说,大哥没事的,我住到时候了一定搬走,山虎听这年轻人似乎是话外有话的,心在往下沉,没了底,他感觉他要把熟食店开好的热情在一点点熄灭。山虎想该找增田问清楚了,山虎的房租还没给增田呢,俩月的房租加一个两千块的破冰柜五千块呢,山虎刚搬过来时就有收电费的要走了俩月三百块钱的电费,山虎替增田拿了电费也没好意思和增田说,房租还没给人家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山虎感觉有些庆幸了。

山虎是在增田的店里找到他的,增田在县城里开着一个店,卖蔬菜水果生肉啥的。增田在县城有自己的房子了,也算是一个成功者了。山虎十几年没见过增田了,这次在县城初见到他时就有一种感觉,他觉得这增田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样子,说话有些冷,好像老家的人来县城找他是求他来了,这些山虎不奇怪,本来嘛,人家毕竟是在县城里混的人吗,自己就一个乡巴佬,山虎总感觉和增田在一起少了点什么,没有以前俩人一起上学时的那种无话不谈的亲密随意的感觉了,他想也许是多年不见的缘故吧,后来他把这种感觉和在城里做买卖的存山说了,存山笑了说,你的感觉不错,确实少了东西,啥呀,少了人情味,在县城不比村里,在县城里混的人大都是冷血动物,都不讲情义,只认钱不认人的。

增田一见山虎就说,你一来就闻到一股烧鸡的味,说得山虎也笑了,当山虎问增田那年轻人的房租到底啥时到期时,增田一慢一慢的说,你知道咱这人没坏心眼的,当初租给他时,我只写了个收条,没写日期,你看他非说是下个月十五号,谁和他抬杠啊,那就叫他多住几天吧,他正找房子呢,找着就搬走了,山虎说,我看他不是找不着房子,他是不找吧,他是不是想接着租呢,山虎说出了他担心的事情,增田说,不是,他不租的,这个你放心,上面宽敞着呢,他用不完,你可以用的。你把上面租给人家了,我用,怎么可能,山虎心里想着,不过他没有说,他说了电费的事,增田好像没听见,山虎就不好意思再说了,看到增田很忙,就告辞回去,路上他开始觉着哪里不对劲了。

可山虎的门市已是箭在弦上了,开业还是要开的,不过这山虎一则不喜欢铺张,再则他心里有些不踏实,开业时悄悄的,村里的人和他关系好的谁也没告诉。他想先走一步看看吧

迫使山虎下决心退出这间门市是在他开业后第三天的中午,是来收水费的,山虎说我刚来,还没用水呢,这房子还有个人租着呢,我问问,他上楼问那年轻人,说下面要水费呢,那年轻人一改说话的温柔,说,这个你给我说不着,你和增田说去,一句话噎得山虎没法言语了,下楼去了。

这次山虎没有再去找增田,他决心要退出了,还有些犹豫,就去和存山商量,存山在县城做食品生意十多年了,存山说,增田这人不好,就这关系还这样糊弄呢,你可以和增田说死的,等那个年轻人等到十五号,咱等他几天。山虎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了,他说,这个年轻人是不是想租拿不准,他如果想租那我这一个月就没有好日子过的,再说了增田的话还能信吗,他给你推一个月,到时候了,不管咋样他的租金和那个破冰柜的钱五千块,就得一分不少的给他了,那时咱就冤死了,你说咱退出来不算得罪他吧,,存山说怎么算得罪他呢,他说假话在先。山虎说,这我就放心了,咱做生意做人,供的都是实在是真心,增田变了,不是以前在村里的增田了,我和他共事也就没意思了,山虎和存山说了他刚搬进增田的门市就拿了三百多块的电费呢,也不好意思和增田说了,存山笑笑说你有钱。

说退就退的,这是不能等的,山虎找好了东星的车,就和增田打电话,说不想干了,要退出了,山虎没去找增田当面说,他怕当面说不出,增田明知故问为啥呢,又说那个年轻人不会租的,你放心好了,我和他说好了的,山虎说,我退出吧,我不想到时候生气,愣了一会增田又说,你把东西拉走后,把门市的钥匙给我就行了。山虎说我不干了,钥匙自然得给你的。

山虎先把东西卸到存山的库房里了,存山没有门市,在县城外面租了一间仓库,雇着几个人每天往县城各个超市里送货。东星帮着把冰柜几样东西卸下就走了。山虎又点着火,烧一阵子,把他的那一锅老汤烧开了才停手,存山说你这锅汤很娇贵哦,山虎说,这汤只要一动,就得烧开,要不就转味变质了,看着外面一会,叹了口气又说这汤是俺家的宝贝了。

下午山虎还增田钥匙,增田的门市没人,山虎听说增田住在交通局附近,就去了那里,他的电动车走到交通局附近的一个胡同口,看见出来一个妇人,他问人家知道增田不,那妇人听说是问增田,说知道,在这个胡同的最里面一间破房子里住呢,又说去年他儿子结了婚,把他两口子撵出来不管了,就租住在那一间破房子里,增田的媳妇偏瘫两年了,得人搀着走。是吗,这山虎倒有些意外。

山虎看见增田时,增田正搀着他媳妇一挪一挪的学走路呢,增田的媳妇半个身子靠在增田膀子上,增田显得很吃力,努力的扶着他的媳妇,看着前面的路。山虎赶紧加了电门骑车走了,他没敢上去见增田,他想还是在门市里把钥匙还给他吧,面子总要给增田拉拉吧。

三天后存山和山虎打电话说,你那老汤里有啥呀,你烧开了那一次,一天多了那香味还不散,来仓库里的人都说呢,山虎听了笑了,他闭起眼,仿佛闻到了他的卤汤飘出的香味,是那么的纯正。







  评论这张
 
阅读(297)|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