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原创)永远的诺言  

2015-11-25 20:58:0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盛到田福的园子里时,田福正坐在一棵桃树的下面,前面的小饭桌上照例摆着一壶茶和一杯酒,田福在躺椅上闭目养神,头顶桃树上的桃花都含着苞,这使你有一种感觉,说不定你一低头说话就会开几朵的,三盛看着树下的田福,还真有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了。

三盛喊田福叔,田福睁开眼说,三盛来了,明天跟我干活吧,,三盛问干啥,田福说给桃树施肥,三盛说了声行,忽然趴在田福耳边说,叔,石头的娘从城里回来了,是拉回来的,看样子要不行了,田福哦了一声,面无表情,水一般沉,可他端起酒杯的手却颤了一下,洒出几滴,酒的芳香在空气里散开,田福的酒杯放在唇边停了一下,才饮了一口,多少年了田福喜欢在饭前或饭后喝一杯酒,晕晕乎乎的赛神仙。

不过田福这轻微的动作被三盛看在眼里,三盛知道田福的心里并不平静。三盛喊田福叔,可他比田福小不了几岁,是跟在田福屁股后面长大的,对田福和石头的娘过去的情事他是知道的,他说,叔,这里没外人,我和你说,你不看看她去,这可是最后一面了,田福看看三盛,没有言语,三盛接着说,以你们的关系,最后不见一面,你心里不难受。这时夕阳斜照过来,照在田福苍老的脸上,田福的脸就生动起来,田福的手挡了挡阳光,半真半假的说,怎样见呢,三盛想了想说,这你别管了,我去沟通。

我见着石头了,三盛又说,现在岁数大了,那孩子越来越像你了,叔,看来真是你的孩子,他不承认也不行的,说起来石头这孩子还得感谢你的,当初要不是你帮他,他能有钱去城里做买卖,现在可好,发财了。田福笑笑,他知道三盛指的是十几年前他的羊被偷的事情。那时他刚承包村里这二亩地二三年,喂着一群羊,大约值一万多块钱。谁也没想到在春天的一个夜里被全偷走了,田福的侄子们要去乡里的派出所里报案,田福不让,也不叫去四处找。后来村人们都说是田福偷着给石头了,还有的说那天夜里碰见石头赶着一群羊去县城了,不过田福是一直不承认的。可有一件事是事实,就是在田福丢了羊的几天后,石头在县城里租了一间门市做买卖去了。

天黑了,村子里的路灯亮了,田福收拾起茶壶酒杯上屋子里去了。田福记得他刚承包这二亩荒地时,这里离村子远着呢,这几年,村子里的人一直往外扩,现在就要连成一片了,几天前,村里的支书村长来找他,问他还有几年的承包期,田福说还有三四年吧,支书村长和他商量,想把他承包的这二亩地化成宅基地呢,这几年包赔他些损失,田福说,等几年不行吗,支书说,不行的······欲言又止,田福明白了,等他承包到期时,再分宅基地就是下一届干部的事了。田福就答应了。田福在村子里人缘一向很好的,他的羊被偷走后,他就在这二亩地里种上了桃树,等桃子成熟开始卖时,来这里买桃子的他都是叫人家尝的,来的大都是妇女,领着孩子,买的不买的连吃带拿,他从不计较。

墙壁上挂着一把坠琴,琴套上落满了尘灰,可以看出挂在那里很长时间了,这把坠琴陪着田福度过了快一生了,年青时田福是这里方圆十里八里有名的坠子名家,坠琴拉的好他唱的也好听,后来谁也不清楚为什么田福忽然不唱了。田福又倒了一杯酒,他破天荒的把坠琴取下来,去了琴套,坐在那里,双目端详着这把琴,很久,也许有许多尘封的往事在他的脑海里复苏吧。田福找了一块干净的布小心的擦拭起来。

第二天早饭后,三盛给田福干活来了,没坐下他就说,我早晨去找赵阎王了,赵阎王是石头的叔叔,也是赵家的当家人。他说就这样见面不行,他嫌丢人的,三盛说,你看都这么多年了,一切都变得淡了,不那么主要了,叔啊,我看找个合适的借口,保证你能去的。田福像是在听三盛的话,又很不在意,过了一会说,咱开始干活吧。

田福今年买了一千多块钱的鸡粪,三盛问他买这么多鸡粪,田福说,这桃子你不知道,上得粪多了桃子口感才好糖份还多,只上化肥是不行的。桃树之间坑是早就挖好了的,鸡粪是晒干的,敲的碎碎的,三盛和田福把鸡粪铲到坑里,再把坑填平,桃树的枝桠很低,有的已经开花了,他们低头弯腰很难受的样子,可不敢碰了花蕾。

三盛有意,老把话题往石头的娘身上引,他说,叔,都这么多年了,你说说呗,当初你们到底咋回事,田福说,你不是说我的事啥都知道吗,三盛说,我知道的都是听说的,和村里的人知道的一样,具体的谁知道啊,我又不是和你形影不离,你和石头的娘在一起时我也跟着你,说着笑了。田福没理他,他说起了桃树,他说你看咱俩这岁数,老了,这桃树啊也老了,就像咱们,你要是吃的好些,照顾得好些,还能蹦跶几年,干点活,否则的话说不定啥时候就完了,所以现在得多上粪,好好侍候着。

两个人干活累了,就歇会,带干不带干的,反正不急,也没人催的。坐在小饭桌边喝茶,三盛说,你说你和石头的娘,你们当初闹那么大动静,具体我不清楚,只是我觉得值吗,你因为她一辈子也没成家,一个人过。田福进屋倒了两杯酒,递给三盛一杯,他自己喝了一大口,望着前面某处出了会神,他对三盛说,现在都这个年纪了,想想反正不后悔,值不值这要看怎样说了,这就是命吧,有些事情你一辈子也说不清。

下午,太阳西斜了,三盛匆匆来了,告诉田福说,叔,不行了,我叫你们见不成了,石头的娘不行了,我看见赵阎王和他们赵家的人都去了,说是要穿衣服了。这次来三盛是报信的,没坐多长时间走了。

晚饭时,田福又喝酒了,田福喝的酒都是西边村里张老头给他送的,张老头自己有一个酒锅,他卖的酒都是他自己烧的,纯粮食酒,这一带的村子里谁爱喝他的酒他都记着呢,他估算着很准,田福要喝完了就送来了,这一带的酒鬼养活着张老头,这张老头就不用和他的儿子生气要口粮了。酒是粮食的精华,好东西啊,田福念叨着又倒上了一杯,他拿下他那把坠琴,细细的看。田福今晚喝得多了,就有些伤感,他抿一口酒,试着音调,竟拉了起来,那琴声幽幽如水,在这个温暖的春夜里漫开去。

次日的上午,三盛来了,这次来的不是他一个人,还跟着石头的叔叔赵阎王,还没等三盛开口,赵阎王就自己说开了,也顾不得脸面了,说请田福去吧,石头的娘憋着一口气就是咽不下,能见的人都去了,能做的事都做了,就是不行,石头最后说,他记得他娘以前说过,临死时能见你一面才能死的,你去看看她吧。这人要死了憋着口气不死,别说她难受了,咱们这些看的人都受不了了。

真的,这是田福没有想到的,他有些激动,站不住坐下了,手抖抖的,他努力的想稳住。三盛搀住他往外走,走出园子了,田福又叫停下,他用手按着自己的胸口说,三盛,你把我的琴拿来去,我刚才忘了,三盛说,叔,拿琴干啥,田福说,你不知道,琴和我约好的,要是她先走,临走时得听我拉一曲才走的,她现在就是等着我给她拉曲子呢。石头的娘名字叫琴的。

石头的家屋子里院子里都是人,赵阎王领着田福到石头的娘的房间里,所有人都出去了,只留石头一人和他们在里面,田福看见石头的娘两眼半睁着,一只手向前指着某一地方,看见田福了,眼竟然睁了一下,田福眼睛湿润了,他没有说话,坐下,平复了一下心情,拿起坠琴慢慢的拉起来,拉的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多少年的往事一一浮现在脑海里了,他想到那里就拉到那里,琴音或急或缓或低沉或高亢,随着他的感情起伏,传出房间,传到院子里,传到了大街上。

田福拉完了,心情平静了,感到浑身轻松,像是他等了一辈子的事情终于办完了,他站起来自言自语的说,你好好走吧,咱俩说好的,你走后我也该走了,说完和谁也没打招呼就走了,一院子的人谁也没问他,在他的琴声里醉了。当听见石头哭着喊娘时,这才忽然明白过来。听了田福的琴石头的娘终于断气走了。


三盛有几天没有看田福去了,这天上午他看见石头的家人一班子上石头的娘的坟上烧纸去了,石头的娘今天是一七的日子了。三盛忽然想看看田福去吧。他到了田福的桃园时,看见田福躺在那棵桃树下的躺椅上,怀里抱着他那把坠琴睡着了,奇怪的是那棵桃树落花了,树上所有的桃花都落了,落了田福一身一地,三盛喊叔,喊几声没人答应,三盛感觉不好,他快步到田福身边,手放到田福鼻子下,早没气息了。



有一件事情是很意外的,就是田福给石头的娘拉的曲子,被石头的儿子用手机给录了下来,放在网上了,竟意外的红透了网络,感动了许多的人,纷纷询问这个曲子的名字,找这个曲子的曲谱,有音乐人听着曲子把曲谱记下来,可当他们按着曲谱演奏时,却是生涩难听得很,怎么也拉不出田福拉的那样的曲调来。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