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原创)无非是戏  

2015-12-15 21:56:0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京很早就起来了,他背着琴去了村外的地里,这个早晨雾很大,向前走不多远,回身看他的村子就只是一个轮廓了。进京站住,坐在地头一个突起的土堆上,开始拉琴了,四野迷茫,到处都是潮湿的雾气,那琴声在潮湿的雾气里走得就有些慢了,音律好像有了变化,不再是原来的曲调了,别有一份韵味,几经阻挡,曲曲折折迂回到村子里,悠悠扬扬越发动听了。

进京今年四十多了,和村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每年秋忙时在家干农活,闲了出去打工,在外罪受了不少力气出了不少,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的。进京有一个特别的爱好,拉琴。只要他在家有时间,几乎每天的早晨或黄昏,他都会拉上一曲的,年头多了,村里人习惯了,这么多年似乎就在进京悠扬的琴声里过来的。只要打几天听不到进京的琴声了,不用问这是打工走了。

二十多年前进京的村子有个戏班子,唱的戏曲种类叫小戏,这个曲目别的地方没有,该是稀有剧种了。叫这个名字,大概和他们唱的曲目有关系,他们不唱将相王后改朝换代的大戏,他们唱的大都是夫贤子孝婆媳和睦的家庭琐事。他们村的小戏在当时方圆百里是远近闻名的,据说他们村的剧团还被县里看上了,差点成了县剧团呢。进京那时二十不到的年纪,是剧团里的一个琴手。

后来剧团散了,进京是很不舍的,他心里一直深深热爱着他们村的小戏的,他是琴手,无事时他就会拉一曲的,在琴声里回忆剧团里的那些美好时光。多少年过去了,进京对小戏的热爱渐渐融到他的生活里了,他总想着有一天,剧团还会成立的,以前的那些人还会在一起,他想那该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啊。

这一次进京拉的时间有些长,他感觉手有些累了,太阳在慢慢升起,雾在慢慢飘散。进京忽然发现不远处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进京停住了,那个人推着自行车过来说,你拉得真好,我都听迷了,忘了走路了。进京一脸疑惑问,你是谁,那个人说,这重要吗,我是个走路的,我记住你的琴声了,再见,有礼貌的挥挥手,骑上自行车一会就消失在迷一样的雾里了。

望着那个路人消失的方向,进京若有所失,他收起琴回村。进京,是村长天庆喊他,村长天庆领着一班子妇女在打扫街道呢,村长说,你拉的真好听啊,咱们这些人听得都不干活了,进京有些不好意思,笑笑说那里,村长来到进京跟前,神秘的说,你不简单啊,那三万块到手了得请客的,县文化局来了好几次了,我没少给你说好话的,进京一脸茫然,那里的三万块,村长笑笑说,好了,回家吧,你这人咱了解,做事一向低调。

三万块这个话题在村子里传遍了,这是进京没想到的。前一阵子进京和他的发小在县里工作的光明喝酒时,光明和他说他们村的小戏可以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他叫进京去县文化局试试。进京果然去了,没想到县文化局还真给办理了,前几天局里赵局长领着人来了,看望了剧团的老人唱青衣的秋水,还拍了相片。现在要他们准备演出了,局里来录像呢。可不知是谁说上面给钱了,三万块呀,在进京手里扣着呢,村里人还都当真了,进京听说后哭笑不得。

进京回到家,看见媳妇一脸的不悦,他知道是嫌自己拉琴回来晚了。吃饭时进京说起了村长问三万块钱的事,他说不知是谁造的谣啊,他媳妇说,还没闻着腥味呢就惹了一身骚,该,一句话噎得进京无话可回。进京心情不好时喜欢到放着戏箱行头的房子里站站,站一会他的心情就会好起来的。这戏箱行头以前是放在秋水那里的,秋水年纪大了,进京就主动搬到自己家里来了。保管这些行头是很麻烦的,每年夏天都要一件一件晾晒的,进京不嫌烦,相反他到觉得晾晒这些行头是一次很好的享受,他说每一件行头都有人穿过,都会留下穿他的人的气味和体温的,都会有一个他自己独特的故事,当你看到抚摸这些行头时,往事也就历历在目了。

比如进京在凉晒一件青衣的戏服时,他就会想起穿这件戏服的人,秋水的大弟子唱青衣的彩云。当年在剧团里时他和彩云偷偷的恋爱了,只是后来彩云的弟弟生病了,急需一大笔钱,进京拿不出的,彩云嫁给了一个邻村在山西煤窑挖煤的工人。这件戏服彩云穿过的,有时候进京会把头埋在彩云穿过的戏服里,他想闻闻彩云留下的青春气息。进京清楚的记得彩云出嫁的前几天,要进京陪着她去进京家的瓜地里摘个甜瓜吃,当时正是玉米疯长的季节,玉米秸比人还要高,进京领着彩云去了,进京挑了个甜瓜摘下来,彩云拿着回来了,一路也没有吃。后来进京才明白了,彩云不是去吃瓜的,她是想给他一个机会,希望进京做些什么的,可一路进京什么也没做。后来进京想起这件事时他还是不后悔,他想他和彩云之间的这段情应该是纯洁的,彩云会永远在他心里的。几天后彩云出嫁了。彩云出嫁后的头一个月里还是来团里演出的,不过每次她的挖煤的男人都跟着,一个月后彩云的男人就领着她去山西了。

手机响了,是文化局的赵局长打来的,赵局长问他演出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叫他赶紧准备,录了像要送到省里去的。赵局长说完了就问他那三万块钱怎么回事啊,你在家可不能乱说的,进京一脸的委屈说,不是我说的啊,赵局长笑着说,我知道你不会说这些话的,是有人使坏啊,我对你说啊,你们村的童音和建胜他们几个你可要注意,找到局里来了,想夺你的权和你说事呢,他们还从秋水那里抄写了许多场戏的戏词,都送到局里来了。进京无奈的说好啊,我没别的想法,只要能把小戏传承下去,叫我怎样都行。赵局长笑了说我只是和你说一下,聊了几句挂了电话。

进京想该去看看秋水了。秋水的家在村子的中央,是一个破破的独院,以前一直是进京一个人来的,这几天好了,常有人来,以前满院子的荒草也不见了,铲掉了,干净得很。秋水九十一了,现在独身一人生活,他有三个儿子的,大儿子在遥远的省城呢,现在六十多了,身体不好,自己还顾不住自己呢,二儿子在外打工时从十五层的楼上掉下来摔死了,三儿子,和媳妇一起常年在外打工呢。

进京进来时,秋水躺在他那个破旧的看不见本色的躺椅上,衣服破破烂烂,已看不见原来的颜色了,远远望去,像是破躺椅上放着一堆破烂衣服。进京喊爷爷,那堆破衣服动了,秋水坐起来,秋水的眼看不清了,可他的耳不背,进京看房间里也是打扫得很干净的。进京看见秋水当年的演出照摆在桌子上,进京笑了,他知道这是童音和建胜他们搞的。

这几张演出照还是进京第一次去县文化局时见到的,进京去找赵局长,为他们小戏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事,在赵局长的对面坐着一个中年妇女注意他了,问他你是槐树村的,你们村唱青衣的秋水还在吗,进京有些意外说,在啊,身体好着呢,秋水是我们的师父,赵局长忙介绍说,这是省里的刘艺术家,刘艺术家说,秋水那时可有名了,她拿出手机,翻出了秋水当年的几张演出照,进京想不到秋水当年的名气这么大,还有照片,他说,这太珍贵了,刘艺术家说,是啊,只有这几张,进京赶紧叫刘艺术家把相片传给了他。后来进京才知道他们小戏的申请成功这位刘艺术家是帮了不少忙的。

秋水很瘦,脸长时间不洗,又黑又长,一双眼睛深陷着,你看不出他是睁着还是闭着,他的脸永远是那一个表情·,你是看不出他的喜怒的。一年前秋水突然糊涂了,对谁也不认识了,什么事情也不记得了,奇怪的是他只记得他们的小戏,一场戏也不忘,你和他说那一场戏他都能说出来,细到每一个唱腔的高低他都不会错的。

进京坐在了秋水的旁边,坐着的秋水望着某一方向出神,忽然说,那边是谁过来了,进京一愣,四处看看说,没人啊,秋水没理会进京,他唱到,见娇儿不由得为娘我泪如泉涌。进京明白了,秋水唱的是戏文卖妙郎中的一句,这场戏说得是一个媳妇为给婆婆看病,无奈把自己五岁的儿子卖了,二十年后这个媳妇沿街乞讨,偶然间看见了一个富家公子从他前面走过,她认出了那正是她的儿子,她儿子已不认得她了,她又不敢上前相认,挺悲的一场戏,当年秋水演出这场戏时,每一次都会把台下的观众唱哭的。

进京看着秋水活在自己的戏里,无忧无虑的。秋水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只清楚的记得每一场戏里的每一个人物,当他演绎自己的戏时,戏里的人物悲时他就悲,戏里的人物乐时他就高兴,进京感觉自己心里总有一种酸酸的感觉。他想现在好了,秋水是他们这几个人的师父了,是宝贝了,几乎每天都有人来看他的,没有秋水他们是申请不成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

坐了一会,进京要走了,他和秋水告别,出门时听见秋水忽然说了一句话,进京只听见了几个字,无非是戏······,进京回头问,爷爷,你说啥啊,秋水没有理他,像一个僧人坐禅一样稳稳的坐在那里。啥意思啊,进京带着满腹疑惑走了。

下午,进京去排练去了,排练是在童音的家里,童音的家宽敞,有闲房子。排练了一下午,很晚才回家。差不多了,进京想可以给县文化局的赵局长打电话了,能安排时间演出了。进京感觉有些累了,他坐在放戏箱行头的房间里,感觉他的心在一点点静下来,他闻见这房间里飘着一种味道,使人沉醉,他想这应该是戏的味道。

望着挂在那里的青衣戏服,进京又想起了彩云。五六年前,进京听说彩云的男人的煤窑出事了,彩云的男人的命保住了,却永远的瘫在床上了。去年进京在山西打工,去的地方正是彩云居住的地方,在那里进京听到了彩云的名字,他听说彩云经常给那里的老人唱戏,进京找了无数次,始终也没有找着。

进京又取下琴来,拉了起来,琴声悠悠,进京感觉彩云此时一定在演唱,唱的正是他拉的曲子,他仿佛听到了彩云演唱的优美动听的戏文。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