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原创)闲来垂钓西湖上  

2015-06-25 23:50:5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松明踩着窄窄的青石铺就的小路,曲曲折折的穿过梨园,来到西湖岸边。

这西湖是一个新挖的人工湖,因为在这个城市的西面,就叫了西湖这个名字。以前这里是肥沃的土地,当时的市长搞土地开发,在这里投了大量的钱,占用土地,引来了远处的黄河水,挖出了这么个人工湖。又围着西湖种植下了几里阔的梨树,之后房地产开发也就千呼万唤始出来了,在梨园的周围无数座商品楼群日夜生长着。后来那位市长进去了,又来了位市长,说上一任的决策错误,不过工程已不能停下了,不能半途而废啊,楼房照建。

西湖岸边总少不了垂钓爱好者,这些垂钓者谁也说不清每天谁第一个来,谁最后一个离去。松明坐在一块青石上发了会呆,看着清清的湖水有些走神。这一切被身旁的钓友老许看在眼里,老许说,小伙子有心事啊。

松明苦笑了一下,我今年都四十二了,还小伙子呢。松明确实有心事,他是一个小包工头,领着六七个人搞矿渣焊,过年来到这里后一个活也没接着,眼看着去年剩的活要干完了,要是再接不着活他就要打道回府了。

松明的心事松明不说,他拿出鱼竿,诱饵上钩,向远轻轻一抛,鱼钩在水面微微晃了一下,溅起一圈微微的涟漪,慢慢沉下去,水面上只剩下一个白色的浮漂静静的一动不动。

老许笑说,我老头七十多了,在我眼里你就是小伙子啊。松明掏出一包烟来,自己点上一支,老许意外的向他要烟抽,松明递过去一支笑说,老许,你不是不抽吗,。老许不答,接过烟深深吸一口,徐徐吐出,透过缭绕的烟雾松明看老许鹤发童颜,一双眼睛慈祥睿智,松明和老许认识不久,就成了很好的钓友,松明觉着老许身上有一种和常人不一样的气质,松明问过老许一次退休前做什么工作的,老许不说,松明很知趣,再没问过。

西湖的水很是清澈,可以看一两米深,松明看着鱼钩沉下的位置,想象着现在诱饵的香味该散开了吧,那诱饵的味道是特意设计的,鱼儿喜欢的香,松明想闻到香味游过来的鱼儿以为是找到可口的食物了呢,哪里想得到等着他的是一个陷阱呢。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松明想这鱼儿也是为食而亡的啊。

松明想到了自己,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是来求财的,是这个西湖和梨园那面的建筑工地散发出的香味把他引诱到这里来的。

现在正是梨花盛开时,雪一样的梨花围着这忽窄忽阔的西湖,许多的游人在梨花间流连忘返,说笑声随风隐隐传出。松明所处的位置是西湖最阔的地方,在湖的中心有一亭,松明想那亭该叫湖心亭吧,想着自己不由得笑了,西湖,湖心亭,松明想难道就没有别的名字了吗。这时亭上有人在拉二胡,那二胡的音律贴着水面温柔的四散,听见的人不由得心生向往。松明开始有些佩服那位进去的市长的创意了。

浮漂动了,鱼开始咬钩了,老许望了松明一眼,松明手技巧的持着鱼竿,小心的应付着,向外一提,出来的竟是一支空空的鱼钩,鱼饵不见了,松明失望的叹一口气,老许看着笑了说,这鱼比你还狡猾啊,把食吃走了却不上你的钩。松明笑说是啊是啊,和你一样狡猾了,老许也笑了。

这时松明的手机响了,松明接电话,听着松明的脸渐渐严肃起来,一会挂了电话,老许问他怎么回事,松明告诉老许电话是他媳妇打来的,说他们村里一家的小儿子得了个怪病,他妈借钱看病,村里没人借给他,怕他家还不起,上他家来了,媳妇问他借给他吗,老许看着松明说你借给人家吗,松明说,借,这是救人命的啊,老许点点头说,好样的,现在的社会,帮富不帮穷啊。

松明没有言语,老许也不说话了,专心的盯着水面,鱼又快上钩了吧。

安静,太静了,这时梨园那面的工地上开塔吊的声音、金属物撞击的声音就显得特别响。这一切松明太熟悉了。松明知道如果回头就能看见梨园那面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框架楼,一座座高耸的塔吊,以及楼顶上隐约可见被当做牛马一样使唤的农民工

钓着了钓着了,老许钓上了一条一斤多的鲤鱼,兴奋的不得了,把鱼放进准备好的钓箱里,老许说,这是真正的黄河鲤鱼呀。

松明说,这条鱼没你狡猾吧,老许略愣了一下说,在这个世界上你不做一个钓者,就得是一条被别人钓的鱼了,你看吧张市长本来是想把西湖当做一个喷香的诱饵来钓鱼的,结果别人把他当成了一条鱼给钓走了。张市长就是因为开发西湖进去的那位市长。

老许小心的把鱼线抛入水里,自言自语的说,俺家慧儿最爱吃黄河鲤鱼了。松明问,慧儿,是谁。老许笑了笑说,一条鱼,一条美人鱼。

没有一丝风,西湖的水平如镜,平静的水面下的鱼饵散发着各种诱人的香味,那些诱饵的香味是根据这些鱼儿的喜好设计出来的,诱惑着那些生活在水里的鱼儿们。

松明的手机的手机又响了,这次是工地上干活的他的侄子打的,他的侄子对他说那一座新开工的七号楼房又被人抢走了,这在松明的意料之中,几天了松明给七号楼的张工打电话,张工就不接了。松明心存的最后的一丝希望彻底断了。前几天张工还和松明说好话,实在对不起了,松明哥,现在压缩房地产,活少了,活都叫那些本地人和有靠山的抢去了,咱也做不了主。

老许问他,怎么回事啊,松明说,一条鱼又脱钩了。老许说,小伙子,这钓鱼的学问大着呢,一辈子也学不了的,松明笑了。老许说要我帮忙吗,松明说,不用,老许看着松明笑笑。

松明点着一支烟,他吸一口烟把烟雾喷向水面,烟雾在水面上散开,松明看见自己水里的影子渐渐模糊起来,烟雾快散了,他就又吐出一口烟来,水里的影子是另一个自己吧,松明感觉这另一个自己愈来愈远,愈来愈模糊,烟吸完了,松明把吸剩的烟蒂扔进水里,水面晃动,另一个自己也轻微晃动起来,碎了,松明忽然想自己要钓的鱼在哪里呢,自己又是谁的鱼呢。

工地上传来振动棒嗡嗡的声音,从方位上判断松明知道是从七号楼的方向传来的,七号楼开始打灰了,松明想如果不被抢走,明天他的人就在七号楼上了。

浮漂猛的下沉,松明飞快向上一提,一条大鱼出水了,老许看着羡慕的说不简单啊你,松明说,给你吧,说着起下鱼丢进老许的钓箱里,喜得老许连说谢谢,我替慧儿谢谢你,她最喜欢这自然生长的黄河鱼了。

老许的手机响了,老许接了电话,一个劲说着好好、好,别急,等我······,电话打完了,老许收了鱼具,对松明说,我走了,推着他的那辆赛车就走,松明问他怎么回事,老许说,我是一条鱼,咬着别人的钩了,被人钓住了,人收线了,我不走行吗,回头向松明做了一个鬼脸笑着走了。

松明看着老许消失在雪白的梨花里,呆呆的出了回神,收拾渔具,他也要回去了。

半个月后,张工找着松明说,上面指明给你三栋楼的活的,松明哥你不简单啊,有这么硬的靠山为啥藏着呢。松明知道是老许帮了他,松明知道了老许是一个退休的大干部,据说本市每一位新上任的市长都要去拜访他的。老许给他的三栋楼的活,只是让他多干了一断时间,活还是没了。松明没有去找老许,领着他的六七个工人回老家了。

这个城市没活了去那个城市,这一行的活不行了换那一行,松明的命运和无数个农村出来的打工者一样,一年年的在城市和农村之间奔波着,他们是一群在城市农村之间游来游去的鱼。

松明离开这个城市一年后,无意间翻看报纸,看到一则新闻,退休老干部许子声清廉一生,晚节不保,动用关系为他的情人邵芸慧捞取距额利益被曝光了。松明知道这许子声就是老许,松明想邵芸慧就是慧儿,老许说的美人鱼了。

松明忽然想起老许那天临走时说的一句话,我是一条鱼,咬着别人的钩了,被钓住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237)|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