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转载】【原创】另一种悲哀 为民  

2015-08-17 23:17: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红荷彩韵《【原创】另一种悲哀 为民》




 ◆ 现代作家文学◇精品电子刊◇【2015】第8期 总第十六期 ◆  

 

 《现代作家文学》精品电子刊(小小说)情伤 / 作者:鹰搏长天 - 踔风 - 踔风

   

欢迎做客《现代作家文学》!http://xdzjwx.blog.163.com/

 



  【原创】另一种悲哀      为民 - 红荷彩韵 - 红荷彩韵 (宋赫博客)              2015年06月11日 - 平淡如水 - 平淡如水的博客             踔风              《现代作家文学》◇刊首寄语◇  播种希望,共创美好未来 -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 

作 者:为  民         本期荐稿:平淡如水     踔   风      博文载录:红荷彩韵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单篇文编辑用模板及图片1(图片制作:蓝天一鸽) - 踔风 - 踔风

 
 
【原创】另一种悲哀
 为  民
        子博下车后没有立即回家,他在县城的街上闲逛,他想等一等,等晚些才回去,他不想遇见更多的熟人。大学毕业四年了的子博一直没有找到像样的工作,就像一颗灿烂的珠子,四年的时间耀眼光华消逝殆尽,他感觉自己已经彻底还原成了一块普通的石头,有一种羞见江东父老的感觉。
子博无目的在县城的街道上闲逛,突然他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倩倩,他高中时的同学,也是他的初恋。倩倩没有看见子博,穿着粉色的连衣裙,骑着电动车,梦一样驶过县城的街道。子博好几年没见着倩倩了,看着她的背影,子博感觉倩倩没怎么变,和高中时一样活拨美丽,子博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他有一种想冲上去的冲动,他想喊她,想和她说些什么,但他最终还是没喊出。倩倩是向西行走,阳光正好从她的对面照射过来,子薄看着倩倩的背影象一个美丽的童话,渐渐的消失了。
高中时倩倩是校花,和子博是同学间公认的金童玉女,两人恋爱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没有人会感到意外。在考大学时倩倩却意外的落选了,落选的倩倩主动的找子博,要和他断绝关系,倩倩说这话时子博看到她的眼里分明是含着泪的,他明白倩倩的心,不想拖累他,子博知道倩倩还是爱他的,是希望子博说不的,子博最终也没说出倩倩希望的话,那时的子博想的是他的前程,是天空一样高远的理想。倩倩失望了,哭着跑了,之后子博很少见到倩倩。
后来子博渐渐意识到拒绝倩倩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在大学里子薄谈过三个女朋友,都没有谈成,但这三个女朋友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长得都和倩倩有几分相像。
子博坐最后一班车回村子了,没遇见一个人,他进家时他的爸爸刚下班,坐在院子里吧嗒吧嗒的吸烟,子博的爸爸烟吸的很快,烟雾一下子散不开,围绕着他,就象是坐在云里。看见儿子说,回来了。子博说,回来了。
子博的爸爸没有再言语,又掏出一颗烟来吸,张嘴噙烟时露出黄的牙齿,黑瘦的脸上写满了人世的沧桑。子博的爸爸在村里的建筑队里干活呢,一个老实本分的农民,子博从来不提过分的要求,让爸爸为难,他知道爸爸供他上高中大学就已经很吃力了。

子博的同学西村的小张大学比毕业后要在城里买房,逼着他爸爸老张拿二十万,说没房子在城里根本找不到对象,儿子上学时老张的钱都供他上学了,老张的家境也算是殷实的了,好容易凑了十万,另外十万老张没法子找人贷的款,二分的利息,几年了还不清。

子博的妈妈在做饭,子博放下行李就去帮忙。子博从小就挺懂事的,在家里家长喜欢,在学校老师喜欢。饭菜上桌了,子博帮着妈妈拿筷子,子博的爸爸倒了一茶杯酒,每天晚饭时喝一杯,缓解一天的疲劳,这已是子博的爸爸多年的习惯了,不过子博的爸爸喝的都是几块钱一瓶的劣质酒,这次子博意外的也倒了一杯,端起浅浅的舔一下,痛苦的伸伸舌头。

他爸爸笑着问,啥感觉啊?子博说,又苦又辣。子博的妈妈说,不要和你爸学,能学出好。
子博的爸爸许久没言语,看了看儿子,若有所思的说,这酒就象生活,喝到嘴里是苦的辣的,当你落口时感觉是香的,喝下去后你却久久回味着那苦辣,很想念那苦辣的滋味,就还想喝下一口。子博听着,什么也没有说,端起杯喝了一大口,每次回家子博都是装出一副在外面混得不错的样子,他不想让爸妈为他担心,现在他忽然感觉有一丝悲哀自心底升起,他想哭了。

子博回家大部分时间和爸妈在一起,和妈妈一起说说话,去地里管理玉米干农活,这就让叔叔伯伯们羡慕得不得了,夸子博没架子,都大学生了,还下地干活呢,子博说,我再咋样也是农民啊,他清楚自己家没有当官的靠山开厂子的亲戚,他只有靠自己的能力冲出农村了,于是他拼命的学习,努力的把自己演好,在家他是好孩子,学校他是好学生,到了大学,特别是进入了社会他感觉到了他其实啥也不是,像他这样的一抓一大把,他就是一个打工的,就是一颗草,一颗被城里的风吹来吹去的无根的草。

子博的妈妈又关心子博的婚事了,是啊,儿子要三十了,还是孤身一人,始终是妈妈的一块心病的,几年前子博大学刚毕业时,他爸妈就希望他在村里找一个,子博当然不同意。一晃几年过去了,农村的彩礼钱直线上升,从一两万已经上涨到十几万了,子博的妈妈就更愁了。每次子博总是支支吾吾的安慰妈妈说,不急,就没下文了。

这一天子博接到了高中同学赵同学的电话,要子博周二上午去县城,说同学聚会,子薄本不想去,犹豫一下但还是答应了,子薄知道这所谓的同学会就是几个混得成功的几个同学搞的,一是让那些混得不好的同学看他们的表演,二是织牢这一张同学网,谁知道以后谁会用得到谁啊。这些子薄一直是很讨厌的,也许这就是他一直吃不开的病症之一吧。

子博的同学聚会是在县城的一个有名的宾馆里举行的,组织者是赵同学和张同学。这张同学是子博的同学里最有钱的,他在大学时和一个长得又丑又胖的姑娘恋爱了,后来子博得知那个姑娘是一个富翁的女儿,子博问过张同学你真的爱她吗,张同学略沉吟了一下说,咱农村出来的,一无所有,我不象你,各个方面都优秀,将来凭自己的本事就能打出一片天地,我必须找个靠山。说这话时张同学颇有些悲壮的意味。对此子博很不以为然,有些看不起他。大学刚毕业,张同学就和那姑娘结婚了,和预想的一样,顺利的进入了他岳父的公司,很快就坐上了经理的位置。

子博三年高中他们班四十个同学,考上大学的有不到三十个,现在进入社会,为生计奔波衣食所累,真能应约而来的只有十二个,女同学本来就少,只有在县城的两个来了。赵同学迎来送往,颇有些领导的派头,看得出他在这个宾馆很熟,赵同学的爸爸是县里的领导,虽说赵同学上学时不咋样,是个出了名的调皮鬼,但他现在却在县法院上班。

十几个人围坐在一张大圆桌,赵同学先讲话,他说,今天能聚在一起不容易,我向大家宣布一个新闻,一个月前咱们的张总离婚了,现在重又自由了。众人一片嘘声,张大了嘴巴诧异的看着张同学,张同学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摆摆手。赵同学又说,咱们的张总现在在省城拥有两套房子一个资产过千万的公司,今天这顿是他请客,同学们一阵欢呼,仿佛回到几年前的学生时光。
子博一直默默观察着,他看到张同学眼角眉梢都透着得意。子博怎么也感觉不到学生时的那一种氛围了,他总觉得空气中飘着一种怪怪的味道,现在这个世道里这种味道随处可闻,子博很是不习惯。
有几个已经喝多了,说话开始不走准了,子博话不多,酒喝的不少,脑子出奇的清醒,他看到赵同学和张同学得体的应酬着,说着一些面子上的话,见过大世面的就是不一样,他的心底又升起一种悲哀,愈来愈沉重,压迫着他,逼着他放弃一些坚持。子博想生活就是一潭水,他高中的大多数同学里都沉下去了,沉到水底了,只有赵和张最会游泳,游在上面。子博和不多几个同学还在挣扎着,努力向上游着,子博想也许那一天感觉累了,手一停就会沉下去的。

子博喝了很多酒,他是啥时回的家怎么回的家,他都记不起了。回家后他就睡下了,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他一睁开眼就看到妈妈那焦虑的目光,子博说,我没事,同学们许多天不见了,高兴酒喝多了,他妈妈说,没事就好,我给你做饭吧。

子博不让,说不饿,想再躺会,他一起身,感觉头还疼得厉害。子博的记忆里酒喝这么多的时候不多。说实话昨天子博心里确实有些不平衡。他有些羡慕起张同学了,借一个跳板轻松的就跳上去了,可是这样的事情现在让他做,他还是如何也做不出的。

转眼子博在家待了有半月了,在一次和爸爸闲话时子博说了一句,爸,叫我跟着村里人去建筑吧,他爸爸说,那能行吗,子博没言语,看着射进房间的一缕阳光出神。

现在已有很多大学生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回家来了,在整个经济大萧条的现在,出门打工能找着活干就不错了,象子博这么优秀的大学生都已不值钱了。

在子博要走的前一天,他爸爸拿出一沓子钱给他,说,这是一万块钱,咱家今年八亩麦子的收入,你先用着,外面找个适合你的事做,要是不够,咱再取取借借。趁你现在还年轻,在外面闯一闯吧,你回家从来不说,可爸妈知道你在外面不容易,咱家往上查几辈都是土里刨食的农民,帮不上你,不过你记住一条,啥时你真的感觉累了就回来,咱这个家永远是你的,只要你的爸妈在,永远有你吃的有你住的,永远是你避风避雨的港湾。

不用不用,说得子博忍不住落泪了,他想抬手推开爸爸递过来的钱,他感觉一点力气也没有。
子博走时他没让爸爸送他,从他们村要走八里路才能等到去城里的车,这八里路子博是自己走着去的,在上学时子博每个礼拜都有走好几次,留下了他太多的青春欢笑,现在走来他感觉是那样沉重。

忽然他听到熟悉的笑声,是倩倩的,他看到倩倩在不远处骑着车走了,子博想追,追不上了,子博再看,啥也没有了,一条路僵死的蛇一样趴在田野里,子博明白有些人有些事一但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起风了,风吹草动,子博觉得自己就是这满坡野草里的一棵小草,有他没他一样,引不起谁的注意的。

   

《现代作家文学》精品电子刊(小小说)情伤 / 作者:鹰搏长天 - 踔风 - 踔风《现代作家文学》(小说博览) 茶 // 作者:江渤 - 踔风 - 踔风





   特别鸣谢:图片设计:蓝天一鸽 / 电子刊图标设计:夺宝奇兵007


            《现代作家文学》【2015七月刊】单篇编辑模板6款(供参考) - 踔风 - 踔风   《 现代作家文学》◇精品电子刊◇编管风采(模板) - 踔风 - 踔风


                 点击进入《现代作家文学》  《作家文学》  

  

http://asdgzslw123.blog.163.com/blog/static/1870903482015612105730443/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第16期单篇编辑模板(9款)(参考) - 踔风 - 踔风    现代作家文学电子刊第16期单篇编辑模板(9款)(参考) - 踔风 - 踔风
 

 边框制作:翱翔的鹰 / 编辑模板制作:踔风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