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原创)第七种武器  

2016-01-31 22:54:4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张还没进屋,正在闭目养神的谭青就知道是他来了,两人一起几十年了,听脚步声谭青就知道是他的管家老张,甚至还听出他高兴或者不高兴。谭青问,回来了。回来了,什么也没查出来,老张说这话时有些惭愧,在主人谭青面前好像是一个犯错误的小学生,他说,我不该······,谭青手一摆说,你没去我就想到你查不出什么,没事的,可能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过于多虑了。如果他真的想进咱这个大门,你不带他也要进来的。

谭青他们说的是中午老张带回的那个少年。上午老张去谭青刚刚开办的第二十一所义学,谭青退出江湖这么多年来在赵城周围开办了一所又一所的义学,他出钱盖校舍,请先生,谭青说他就是想让他们赵城读不起书的孩子都能认识几个字。老张回来时走到子午湖边,恰好遇见了一个少年剑斩西霸天的一幕,西霸天在江湖上已非泛泛之辈,是排得上名的高手了,不想被那个少年一剑穿胸,竟无还手之力,那少年拔剑之快,出剑之妙,令人匪夷所思。老张看出那少年是少有的高手,他很是喜欢,没多想便把那少年领回府上了。谁都明白少年只要进了谭青的府邸,杀死西霸天留下的所有麻烦就都没有了。

在大厅上,谭青第一次看见那个少年,他有些惊讶,少年的气质是那样的质朴,眼神是那样单纯,谭青看出那少年穿的纯棉布衣服是南山的棉花纺的线自己做的,不过从他的剑以及他走路和站立的习惯,谭青没有看出他身属哪一门武学,这让谭青有些不可思议,这是很少有的,以谭青的阅历只要看到你穿的衣服他就可以你看出是那里做的,看见你走路的习惯和你的兵器就可以知道你是那一门派的。谭青觉得这少年像是山野间从未有人光顾过的一汪山泉,很浅但又深不可测。谭青问他叫什么名字,那少年说,小白,谭青又问从哪里来,小白说,南山,说话干净,不多说一句。谭青不问了,让老张领出去了。

谭青对那个少年小白越来越感兴趣了,他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和现在的小白很像。老张问他在想什么,谭青说,大哥,看见小白我想起了当年你带着我初入江湖的时候。老张说,是啊······,他也是从小白身上看到了谭青当年的影子才喜欢的。谭青对老张让小白先跟着他吧,老张说,也好·····还要说些什么想了想却没有说,他知道谭青的考虑总是有先见之明的。

  谭青说,今年算来我退出江湖整二十一年了,你说我真的退出了吗,老张苦笑了一下说,江湖上的事你不管了,可江湖上哪些人一直还不放过你啊。谭青说,我今年五十六了,大半生了,我觉得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秀的娘了。秀是谭青的女儿。谭青脑子里浮现出了当年的刀光剑影·······。

二十一年前江湖上那场著名的决战,现在还被江湖人津津乐道呢,许多人后悔没赶上。那时谭青的女儿秀刚过满月。谭青战败了所有的对手,可他却没能保护自己的爱妻,秀的娘被人设计杀害了,谭青痛不欲生,顿时心如死灰,在身处顶峰的他却选择了金盆洗手退隐江湖,以此为秀的娘赎罪。从此赵城多了一个普通的百姓。

老张说,江湖是什么,你都隐退了,那些人还不放过你,这些年传说设计了七种武器来害你,还瞎说你一定躲不过这七种武器,这算上三天前被你破了的祝小三的毒,已用了六种武器了,还剩最后一种武器,这第七种武器会是什么呢?朱小三的毒,天下一绝,就已经非常厉害了,这第七种武器会是什么呢。

谭青说,武器是多种多样的,只要能杀人,刀枪剑毒药或者是一条狗,不过这些武器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武器是人。老张不解,人。谭青说,是的,人,茫茫人海,有人的地方都是江湖,只要你活着就可能成为别人的武器,有时候你自己或许根本不知,说这话时谭青有些悲哀。

天色暗下来了,仆人掌上了灯,房间里灯火明亮,老张告诉谭青,赵城的捕头换人了,说要不是因为黑煞的案子恐怕早就来拜访你了。黑煞,这个名字在赵城传十几年了,每年作案九起,每一件案子影响都非常大,手段非常残忍,作案时间对象都没有规律可寻,一百多起大案了,赵城的捕头也换了几个人,这黑煞是谁,长得什么样子,谁也没见过,赵城人听见这个名字无不为之变色,谁家孩子淘气或哭个不停,赵城人就说,不要哭了,再哭就把黑煞招来了,果然孩子就不哭了。

入夜了,外面漆黑一团,冬天的夜是越来越长了,越来越长的夜里江湖上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呢。

小白跟着老张出去办事,一切都很正常的样子。老张的事情很多,谭青办得这二十一所义学里每天都会有一些事情的,老张去办事,小白就坐在义学里的空座位上听讲台上的老先生念书,有时候老先生念一句,底下的学生跟着念,小白也念。老张要走了,喊小白,小白还有些不舍,路上老张问小白没学过识字,小白说没有,小白说,老先生读书的声音很好听,他很喜欢。

他们谭家街上两边的商铺都是谭青的,也不断有事的。还经常有人来借钱,,不过谭青只借钱给生活上过不去的穷人,从某种意义上说谭青借出去的钱基本上都是救命的。小白帮着去拿钱,这些事情老张有意的都让小白做,每当小白看到借钱的穷人拿着钱千恩万谢的走了后,小白都发会子呆,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后来小白还知道了谭青只向外借,从来不去要账的,人家有了就来还上,还不起的就欠着,每年腊月三十在谭家街上谭青把所有借钱人的借据一把火都烧了,还不起的就不要了,谭青退隐二十一年了,年年如此。

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谭青的预料,小白跟着老张一段时间后,却被他的女儿秀给抢去了。这个事情发生在一天的上午,正要和老张出去的小白打伤了一只袭击他的猫,没想到那只猫是谭青的女儿秀的。秀和小白年纪相仿,她不让小白走,要为她的猫出气,上去不由分说就打了小白十几掌,小白只在一步之间的距离,双脚不动,轻松的躲过去了秀的所有袭击,这让秀吃了一惊,她问老张,张伯,他是谁呀,老张告诉秀了,秀的脾气来了,她要小白跟着她,老张说,这我可做不了主,秀说,好啊,那我问爹去,向他要,又向老张说,你先别走,我现在就要,等着。老张就不走了,谭青对女儿的溺爱惯下了秀的小姐脾气谁也不敢惹的。

秀就去谭青的房间,在外面遇见了一个仆人,她问,我爹呢,那仆人说,老爷在房间里,半响了·,秀推门就进去了,小客厅里没有,秀·看了卧室还是没人,秀有些急了,她出来就对那个仆人发脾气,说,你也哄我,那仆人说,没有,老爷一直没出来的,他就要进去,刚推开门就看见谭青正坐着喝茶呢,谭青问他有事吗,这时秀进来了,看见谭青笑了,她问,爹,你刚才去哪里了,谭青说,说什么呢,丫头,我一直在这里啊,秀在房间里这里看看,那里瞅瞅,谭青问她,有事吗,秀说,哎呀,差点把正事忘了,她就跟爹要跟着老张的小白,谭青不同意问,你要小白跟着你干什么,那是个人,不是玩具。秀嘻嘻笑说,我就要啊,我想捉弄他,定了。说完转身就走了,秀想要的东西谭青是不能不给的,从小失去母亲的秀被谭青给惯坏了。谭青看见秀出门时甩手的动作和她的母亲太像了,秀的母亲年轻时就和现在的秀是一样的,谭青失去秀的母亲后,这么多年了,从未碰过别的女人。

谭青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丝不祥,他想起了江湖上传言的要对付他的七种武器,现在就只剩下这第七种武器了,这神秘的第七种武器会是什么呢,谭青忽然想会是这个小白吗?这要杀他的七种武器是谁设计的,会以怎样的方式出手,这些谭青都不在乎,他觉得都不可怕,他更注重的是自身,只要自己能做到心静如水,让对手找不到一点破绽和弱点,再强大的对手也是徒然。谭青一向很自信,他认为自己能够做到滴水不漏,只是现在他忽然感觉有些怕了。

小白跟了老张几天,替老张跑许多路的,这又一下子被秀给要走了,老张还真有些不习惯了。老张六十多岁的人了,晚上睡的觉少些,总是天未明就睡不着了,起来一个人去后花院子里踱步。走到后花园门口,却意外的看见谭青从外面进来,他问谭青干什么去了,谭青一脸倦色,摆摆手没有言语,老张有些疑惑,但他从不怀疑谭青的。谭青走了几步站住了,对老张说要他吃了早饭不要出去,陪他去一个地方。

在太阳升起的时候,一个骇人的消息传到了谭府,黑煞又杀人了,一家十四口全杀了,并且这次把这家主人连砍开了四十九块,第一个发现者当场吓得晕过去了。老张听了有些奇怪,他想这次杀人和上一次间隔的时间太短了,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吃早饭时老张把自己的疑惑告诉了谭青,谭青问他有什么想法,老张说,我也说不上来,我只是感觉这里面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谭青问,秀呢,为什么不来吃饭,小白呢?老张笑了说,你见过秀吃过几次早饭啊,小白,你那个宝贝闺女几次想捉弄人家,结果小白轻松过关。现在秀开始听小白的了,每天俩人都去咱新开的那个学堂里听课呢。有出事的穷人来借钱,小白不识字发钱,秀记账,和当年你······,老张忽然感觉话说多了,说到一半停了。谭青少有的笑了。

吃了早饭,老张跟着谭青出城,多年的习惯了,谭青要老张干什么,老张从来不问的。他们二人上了南山,走了许久,山路越来越窄,走到几乎没路了,看见一座茅草搭的破房子,房前坐着一位老人,须发都是白的,看见谭青了站起说,谭盟主,你好稀罕啊,怎到我这破地方来了。谭青说,好久不见了,今天得空了,来看看你,我找你下棋,就在旁边的石墩上坐下了。那老者说,我是个闲人,谭青说,我也是闲人啊,那老者笑说,你是大隐隐于市啊,说得谭青也笑了。谭青忽然说,你听说这南山上还隐居着一位高人吗,那老者说,这南山都是山野闲人,那里有高人啊,谭青不语,过了一会他又问,你听过江湖上传说的对付我的七种武器吗,老者这次愣了一下说,江湖上那里有能对付你的七种武器啊,你自己觉得有就有了,我看这七种武器,不是来自江湖上,是来自你自己的心里。说得谭青无语了,若有所思。老者又说你不是来下棋的吗,我老糊涂,忘了,笑着进房间拿棋去了。

就在外面的石桌上摆下战场,老者让谭青选,谭青选了黑子,老者说,这世上有黑就有白,没有黑也就没有这白了,谭青笑笑,老张有些不懂。两人开战了,老张在一边观棋。时间走得飞快,两人直到下午太阳快落了也分不出胜负,老张提醒说该回家了,老者就不和谭青下了,让谭青回去,说这棋局留着,那天你有空了再来下完这盘棋。谭青说好,起身告辞。谭青和老张走出很远了,回头看那老者还站在那里,目送着他们,风吹起老者宽大的衣袖,飘飘如神仙。

这天上午,老张出去了。不久,新来赵城的慕容捕头来访,在客厅寒暄着坐下。每一个来赵城的捕头都是第一时间来拜访谭青,这已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其实谭青退隐后一直守着一个规矩,江湖事从不多言一句,这些捕头就算和谭青成了好朋友,在案子生也得不到谭青的任何帮助的,可他们还是来,谭青的名声是越来越大了。

谭青和慕容捕头也只是说些场面上的话,案子的事俩人谁也不说,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慕容捕头喝茶,似乎很渴,很快就喝完了一杯茶,在仆人添水的间隙慕容捕头终于说了,希望案子能得到谭青的指点,说是为了赵城的父老乡亲。谭青还是拒绝了,慕容捕头就不提了,礼节性的坐了会告辞了。

在以后的日子里,谭青每天问老张秀和小白的情况,过了有半月,谭青告诉老张说,要他对秀和小白说,十一月十四这天我们一起去她娘的坟上看看,老张说好,又问,为什么,弟妹的祭日还早呢,谭青说,我知道,这一天是秀的生日,到坟上告诉她娘一声。老张不再说什么了。

十一月十四这天上午,太阳很好,谭青老张和秀小白四人步行去秀的娘的坟上去了。秀的娘的坟地离谭府不远,就在谭府的后面有二里多一点的路,一个山清水秀的清幽的地方。谭青亲手为自己的爱妻点上一炷香,让女儿秀跪下,谭青让秀亲自告诉娘,自己长大了,以后能自己生活了,不用娘再操心了,秀不明白,扭头看谭青,为什么要说这些呢,谭青不解释,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了清脆的马蹄声,来人却是慕容捕头。

谭青摆手示意,不让慕容捕头过来。他让秀说完了,对老张说,你和秀回家吧,小白留下,我们有些事情。老张感觉事情有些不对,但他没有问,带着秀回家了。

看着老张和秀走后,谭青带着小白慕容捕头向坟地西面几十米远的一处破房子走去。打开房门,谭青很平静的告诉慕容捕头和小白他就是黑煞,这句话惊得慕容捕头和小白张开的嘴巴几乎合不拢了,谭青是说笑的吗,谁会相信呢。谭青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纸包,打开,纸包里有露水一样多的药粉,谭青说,这是朱小三前一阵子想毒死我的药,这一点药可以毒死半个赵城的人,现在是我的了,说完倒进了嘴里。慕容捕头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他说,你给我说叫我来,说帮我抓到黑煞,原来········。谭青从衣服里又掏出一封信来,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都在里面,都在·········,谭青倒下了。

谭青在他的遗言里详细的说了经过,谭青说这座破房子是二十年前谭青决定把妻子埋在这里时建的,在这座房子里,谭青陪伴了妻子整整三年。在这三年谭青挖了一条通向家里的地道。谭青说想好了,他要为自己的妻子报仇,他想每年杀几家,他用一个黑煞的名字,要把参与杀害自己妻子的人全部杀光。从那时起他白天就是助学帮助穷苦人的善人谭青,晚上他作案时就是骇人听闻的黑煞恶魔。可是后来他杀完参与杀害妻子的仇人后他发现自己杀人成瘾了,他很享受杀人后的快感,他控制不住自己了。

谭青还说他还知道小白就是要来杀他的第七种武器,小白来他家的一切都是精心策划好的,利用他的女儿秀来扰乱他的心情,可是后来他看到小白被他感化了,他放心了,知道小白不会杀他了。谭青说小白把他的平静打破了,在秀把小白要走后,他的心就开始乱了,心一乱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就又杀人了。他说不能再这样了,这件事该有个结果了,他不想让小白和秀在他的影子下生活了,他想也许只有他死了,那些江湖人就不会追究他们了,小白和秀才能从新开始,也只有他死了才能对得起赵城的父老乡亲·········。

慕容捕头和小白回去了,他们回去后说黑煞的案子破了,是谭青破的,在和黑煞的搏斗中两败俱伤,黑煞死了,谭青也死了这话赵城人都相信。后来赵城人为了纪念谭青立了一个巨大的纪念碑,每年赵城人都要去拜祭谭青的。谭青生前办的二十一所义学继续由老张看着,过了几年,慕容捕头辞职了,和老张一起照顾着这二十一所义学,再后来随着他们的年纪老了,这二十一所学堂无人管理了,就渐渐的先后散了,只是去谭青纪念碑前拜祭的人越来越多了,赵城人是非常崇拜英雄的。

秀呢,和小白走了,去了南山一个很偏僻很偏僻的谁也找不到的村子,再也没回过赵城。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中国新小说
阅读(144)|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