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原创)小村的大纲   

2016-12-15 20:28:1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纲去县城做生意有两年了,小村那几个站街的闲人们早没有兴趣议论他了,大纲一再让他们失望,始终没有像他们预言的那样,夹着尾巴灰溜溜的回到小村。

我是在大纲在县城做生意不到一年的时候去看他的。大纲做的是副食品批发,没有门市,在县城北环路租了几间仓库。这里以前是一个叫二军的开的预制件厂,厂子开不下去了,二军就盖起了一溜十几间场房向外出租,不能不说这二军很有商业眼光,场房盖起没半年就全租出去了,每间一年房租一万块,十几间一年下来轻轻松松就十几万呢。我一路过去,看到由南向北每间一扇喷着漆的大铁门,有的开着有的关着,每一扇门里都各成一个世界,有加工铝合金门窗的,有搞种子批发的,他们都是从县城周围的村子里过来的,在租来的那一方天地里演绎着自己喜怒哀乐的精彩。大纲在里面,和一个卖电动车的挨着。我去时电动车正在卸货呢,卖电动车的老板娘大声的指挥着。

大纲和他媳妇都在仓库里,在挨着门的右边用铝合金隔开了一间房,这就是大纲的办公室了,大纲坐在老板椅上正在和一个奶品推销员谈业务呢,看见我进来了,大纲打个招呼,示意我坐。大纲租的这间仓库很大,除了大门外没有一个窗户,不过也不暗,顶棚用了好几溜通明的彩钢瓦,各种食品啤酒摆放的井井有条,地面打扫的干干净净,我说行,还真像那一回事,大纲的媳妇梅说你不知道,刚收拾完,累死了,每天都这样。大纲静静的听那个推销员说,偶尔问一句,大纲手放在老板桌上,在他后面的墙上贴着对员工的训话,左面墙上也贴一张,这让我想起了上学时教室里的墙上贴的名人名言,我就想笑。
大纲和那个推销员谈条件,很有技巧,像是慢慢用力,一点点把藏在一块海绵里的水分挤干。逼得那个推销员最后说,这个我做不了主,等我和公司里请示了再说好吗,大纲说不急的,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那个推销员走了,大纲才有时间和我说话,我开玩笑的问他每天早晨都要给你的工人们训话啊,大纲笑说干啥都得有点规矩吧。我说他挣钱了,大纲说不行,才算是上路了,说完长出了一口气,像是吐出憋在胸中许久的郁闷。我和大纲是发小,他和我无话不说,他的生意都是实话实说,现在的买卖难做,大纲又是外行,开始时是摸索阶段,学习是要交学费的,雇着六个工人,上半年赔钱,有一阵子都快坚持不住了,大纲说是咬着牙过来的,< >

在我们自小学一直到中学的最好的八个玩伴里,就数大纲年纪最大,个头最小,可他心眼最多,肚子里好主意坏主意都有,叔叔伯伯门说他这孩子心眼把个头给坠住了,长不高的,都戏喊他邓小平,说他的心眼和邓小平一样多。

中学毕业后大部分人都回家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跟着爸妈下地了,考上大学打出村子的又稀又少,那时的村子里几年还不出一个大学生呢。大纲回家一年多就不安生,买了台拖拉机,秋忙时给人家犁地,农闲时在邻村建的砖厂里拉砖,黑天白夜罪没少受,钱也没少挣。不过大纲这人挺义气的,自己有钱了没少请我们这几个喝酒,回家时常常带块猪头肉,一个烧鸡,把我们喊到他家畅饮,天南地北的吹牛,时常到半夜的。

几年过去了,村里很多的人农闲时闲不住了,都去砖厂拉脚找活干了,这时候的大纲买了辆运输汽车,从百十里外给砖厂拉一种碳泥的东西,后来他供两个砖厂,砖厂资金吃紧,时常欠帐,乡里乡村的都是熟人,大纲不怕,自己四处借钱维持,碳泥不能不拉,毕竟利润还是挺诱人的,只是路上偶尔碰着查车的那这一次就白拉了。砖厂欠帐太多了大纲就去要,每次砖厂都会给,可每次都给不够,欠个尾巴,时间长了,就这尾巴的数目也不少了。这就像一个充满诱惑的美丽的陷阱,大纲是一点一点陷进去了却不自知。砖厂说倒闭就倒闭了,大纲的钱没要过来,一夜之间砖厂里存的砖便被抢光了,法院来人把厂子给封了,砖厂厂主赔的倾家荡产跑了,大纲的钱就打了水漂,这几年挣得钱填进去还欠了一屁股帐。


在家里大纲喝闷酒,媳妇和他生气他一声不吭,我们这几个狐朋狗友去他家坐坐,劝他不要太生气,拉他出去他也不出去,时间长了我们也就习惯了这个倒霉的大纲,去的时候渐渐就少了,各有各事情要忙,我们这几个也都结婚成家有孩子了,不觉间已进入了中年的行列里了。这时候大部分的村人开始出门打工给那些老板们做牛做马去了。

这些打工的村人们过年后水一样涌出去了,麦收时又水一样涌回来时眼前一亮,大纲开村里了一台崭新的联合收割机,大纲贷款七万多买了一台收割机,他们都伸出大拇指说大纲有种。按大纲的计划,一年就忙一个月,割三站地的麦子,一地挣两万块,一年挣不回本钱也差不多少。

小村人是很有经验的,说人如果倒霉了走一步是坑就步步是坑,这句话在大纲这里应验了,这年大纲的第一站地没挣钱还赔了一千多,这一年大纲没挣到钱,七万多的贷款一点也没还上。割麦机一年比一年多,往后一连三年都不行,大纲顶不住了,一万五把割麦机卖掉了,七万多的贷款也没还上。


时光河流一样不慌不忙的流,冲刷着小村,小村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小村人在这河流里挣扎着打拼着,他们的样子肯定不美,他们也在变化着,他们也都没有多么高大的理想,能顾住自己的生活他们就满足了,每个小村人一生都有两个任务,把父母送走,把儿女养大成人,这些小村人像他们田里的草一样一茬一茬生长延续着。每个人年幼时就听着父辈们勤劳本分的家训,懂事了就知道吃苦干活挣钱,踩着父辈们的脚印走,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的攒钱,多少辈子了谁家也没攒下几个钱。

村人们都是中规中矩的过日子,如果有那个村人干点不一样的事情,干好了成功了小村人会羡慕他,干坏了赔进去了小村人背地里会笑话他,这个心态也许是病态的,可这病已深入骨髓了很难去掉,久了那这病也就正常了。


小村的闲人越来越少了,出门打工的越来越多了,每个人都很忙,忙得常年出门打工不在家。我们这八个从小的玩伴也很少碰面了,就是在春节时匆匆聚一次也凑不齐了,爱钟接了他爹的班去了省城,这几年很少回来了,二唐骑摩托出车祸死了。大纲卖掉割麦机后来县城前还养了几年猪的,,大纲停了有三年啥也没干,像其他的村人一样安心种好自己的几亩地,农闲了跟着村里的建筑队干点活。就在村里的闲人说大纲这回老实了过瘾了的时候。大纲在村东头自己的闲院里的猪圈垒起来了。第一次大纲就进了一百多头,他估计今年毛猪的价钱得涨。果然不出大纲所料,毛猪涨了,大纲一年赚了十多万,大纲没有还帐,他把自家的房子重又盖了一遍。是啊,两个孩子渐渐的大了,家该像个家的样子了,自己折腾来折腾去转眼已经过半辈子了。第二年猪的价格还是那么贵,可是猪瘟过来了,大纲的猪无一幸免,百把十斤时全死光了,这次大纲又赔进去了。

大纲是春天来县城做生意的,今年过年就要两年了,正月底大纲忽然给我打电话,要我去喝酒,说是爱钟回来了。我记得我去时天阴沉着,北风呼啸,还很冷。县城的外环路口还有没走完的出门打工的村人,每人拎着两个装满行李的化肥袋子在等车呢,表情一律木木的。

大纲要面子,在县城一个上档次的酒店里请爱钟,没别的人,就大纲和他媳妇梅,爱钟和我,要了四个菜,都是这个酒店的招牌菜,喝酒还是以前的老样子,一瓶分三下,二十多年了啥都变了,只有这喝酒的方法没变。几口酒下肚话就多了,说起往事都很怀念的,我说现在俺好吗,生活啥都提高了,大纲和爱钟都说那时的生活没有压力,精神上很轻松,不像现在,压力太大,压得你喘不过气来,酒喝多了话自然就多,说着就说到了死去的二唐,算着二唐走了已经快十年了,二唐的媳妇又走了一个人家,一家人说散就散了,不觉着就半辈子了,真像梦。说到二唐大纲忽然低低的哭起来,爱钟不知所措,看看大纲的媳妇又看看我,大纲的媳妇梅说,没事,让他哭哭吧,他也只有在你们面前是不用装的,说着梅眼圈也红了。

那一天我们三个都喝多了,怎么回去的我是不记得了。

村子里关于大纲的传言一直有,说大纲又在村里找人贷钱了,快混不下去了。可大纲依然在县城里,有时和我通电话,我感觉得到大纲的心情好多了,这说明他的生意好转了,我也为他高兴。

记得小时候村里常有走街串巷给人相面算命的,常常把一个老太太哄高兴了或说的哭起来了,那时自然是不相信的,总觉得自己的命运自己掌握,现在半生过去了,忽然有些疑惑了,比如我,大纲,混成现在的样子这也就是我们各自的命运吧。仿佛冥冥之中真的有一个大神早已安排好了一切,我们渐渐明白了我们改变不了什么,可我们还是拼命的挣脱着,这挣脱的过程很痛苦的,可这痛苦也许就是我们生命存在的意义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提笔的瞬间
阅读(7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