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原创】老去的光阴  

2016-03-25 22:02:3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蒙蒙亮,老徐头就起床了,很少洗脸,摸出烟吸一根,默默的坐着出回神叹一口气要出去了。老徐头早晨没吃过吃饭,常常烧开一壶水,冲两个生鸡蛋喝了就算是早饭了。打开门,先出去的总是那只叫等等的小狮子狗,等等跑几圈,把静寂的街道扑腾出一丝鲜活的生气来,然后慢腾腾出去的才是老徐头,回身关了门,看一眼对面紧紧关闭着的大门,他二儿子的家,他就向外走了,老徐头的每一天几乎都这么开始的。等等快速的跑出去又回来,总是给老徐头带来快乐。

老徐头每天都要去散步,他说上年纪了每天不跑跑身体就要垮了。开始老徐头是在自家的田地的小路上散步的,小路走到尽头,就会看见了自家的祖坟,就会看见了埋在那里三年了的老伴,不开心不高兴的时候老徐头就走不动了,会流几滴眼泪,这一天在他的脸上是看不见笑容的。这个情况后来被他做教师的侄子发现了,他的侄子每天喊他,和他一起在通向乡里集市的路上散步了,再后来老徐头的侄子不得空了,老徐头一个人散步也习惯在这条路上了,每天来回七八里路,老徐头走得轻松从容。

在离集市不远处,每天早晨有一班子提着鸟笼的老头在那里集合聊天,听他们的鸟婉转的啼鸣。老徐头走到那里就不走了,停一会喘喘气,时间久了就和那几个老头熟识了,在一起聊会天。那几个老头大部分是退休了的工作人员,老徐头就不说自己是一个种地的庄稼老头了,他说自己是个退休工人,以前在林业局上班呢,有人问他一月领多钱啊,他随口答六千多,这次他说大了,不过那几个退休的老头都挺有涵养的,不说破,都附和着他说,满足着他的虚荣心,老徐头就很高兴了,嗓门亮了许多,盖过了挂在树上的几只画眉的鸣唱。

说笑一阵子,这几个老人提着自己的鸟笼要回家了,老徐头就往回走了,太阳刚刚升起,有薄薄的乳色的雾气在绿绿的麦田里漂浮、在灿灿的阳光里游走,。村子里有不能出门打工的人,他们也不能闲着,在附近的建筑队给人家建房,早晨踩着电车走了,和老徐头打声招呼,老徐头有点高兴了,像是找回了早年的感觉,黑瘦苍老的脸上露出笑容。

回到村子里,老徐头就去了他家的园子,他几乎每一天的时间都是在这园子打发了。这个园子其实就是连着的两片宅基地,是当年村子里划分宅基地时老徐头要的,老徐头有三个儿子,每人得一片宅基地的,只是后来老大去城里做买卖去了,老三去了遥远的广州,老二住老家,这两片算是老大和老三的,就闲起来了,老大四周垒了墙头,就是一个园子了。

天还早,村子里那几个常来园子里和老徐头闲坐聊天的闲暇老头没有来,老徐头就拿着铁锨开地,两片宅基地有七分多大,开垦起来的土地也有半亩,八十三岁的老徐头一铁锨一铁锨的开完了,又用铁爬挠。一畦一畦平整好了种黄瓜豆角茄子一些蔬菜,有的是功夫,老徐头每天精心侍弄着,收获了,老徐头把菜先送给他的二儿子家,老二家是吃不完的,老徐头就送邻居,一辈子了,他不小气的名声一个村子都知道的。

来人了老徐头停下手里的活,坐下东家西家的说闲话,种菜的农活不主要,老徐头种菜是消磨时间、是锻炼老身体。老人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题。老徐头和一个叫宗旭和一个叫孟明的最要好,只有他三个人的时候,老徐头才会露出愁容来,说自己的日子不好过,宗旭和孟明就说他一个村子的老人也没你享福,老徐头不服气,宗旭就说,家里有你二小照顾你,外面老三供着你花钱,你有吃有喝有花的钱,咱村子里这样的人有几个,你还不算享福,每当这时候老徐头就说不出话,愣一会叹口气说,你们那知道我啊·······,不言语了,心中似有外人不知道的苦。孟明常说他是自寻烦恼。

光阴脚步无声,总是走得很急,不觉着十一点了,老人们也要走了,宗旭回去得自己做饭吃,孟明得发挥余热,替孙子接孩子,孟明的儿子孙子都打工出去了。老徐头不急着走,他没事可做,他不愿意回他二小子的家,他二儿媳妇不搭理他,他不愿意进他的那间房,他一个人坐在房间里,他有一种孤苦无依的感觉。

老徐头在园子里又呆了一会才回去了。老伴在时,老徐头进家桌旁一坐,吃饭时老伴会把筷子递到手上的,吃完饭碗一推就不管了。老二常来,孙子常来,来了就吃就喝,老大老三在外面都成事了,老徐头走到街上,谁见了不夸他有福呢。老伴走后,老徐头不会做饭,有过想和老二一起吃饭的意愿,老二家里不同意,老徐头只好自己学着做饭了。三年了,老徐头还是不习惯做饭,他不习惯冷锅冷灶的感觉,他不习惯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沉闷的气氛,一个人吃饭他食之无味。中午他总是匆匆吃点就又出去了,有时就是啃个冷馒头。

下午园子里没人来时,老徐头就躺在躺椅上晒太阳。阳光照在他的身上,暖烘烘的还有点热,像是要晒出他身子里的最后一滴水分,晒得他只剩下一把干硬的老骨头。老徐头一闭眼就入睡,半梦半醒间,还老做梦,梦见三年走了的老伴,梦见和三个儿子儿媳孙子一家人乐融融的在一起吃饭,那情景是那样温暖,让他不愿醒来。还梦见许多年前许多事情,梦见的人有的已经故去许多年了。他小时候听老辈人说过,一个老人如果老梦见那些故去的人,就是要走了。

园子里的阳光那么轻,风轻轻一吹就四下里飘散,风再一吹,太阳就西斜了,院子里坐着的几个老头也在风里散去,各回各家了。老徐头还不走,他一个人躺在躺椅上眯着眼。园子里没人了,什么样的姿势无所谓,老徐头把腿伸直了,头也可劲的向后仰,仿佛他弓缩着身子活了一辈子,从没有这么舒坦的伸直过。

老徐头的狮子狗等等玩得有些倦了,就添他的衣袖他的手,呜呜叫一声,老徐头睁开眼,太阳要落下去了,该回家了,领着他的等等一前一后的就回家了。

老徐头推开门,家里所有成员就都回家了,打开电视机,很热闹的唱戏,老徐头坐在凳子上有滋有味的看着,该做晚饭了,他不愿意做。这时候屋门开了,探进一张孩子的脸,脆脆的嗓音喊他老爷爷,快进来快进来,老许头的胡子眉毛喜得全开了。来的是老二的孙子。

老二的孙子伸手说,老爷爷,买买,老徐头喜坏了连说好好,掏钱发现没零钱了,他就给了重孙子一张五十的,重孙子接了钱高兴的走许久了,老许头还沉浸在喜悦里望着外面发愣,看见他的孙子重孙子他比吃了蜜还甜呢,这个时候恐怕是他这一天最高兴的时候了。老徐头一年几千块的零花钱都是在广州的老三给的,老三不知道的是他给他爸的钱,他爸自己是不舍得花的,老二常来看他爸,来了就哭穷,说得他爸于心不忍,就把老三给他的钱给老二,老二接钱时说是借的,许多年了借了多少有没有还过,老徐头早就不记得了。老二就像一台压榨机,把他爸身上的油水一滴滴全压出来才会罢手的,重孙子常来,来了老徐头就给钱,少则十块多了一百也是有的。

天黑下来了,老徐头开了灯,黄晕的灯光满满一屋子,等等饿了,在他眼前来回跑,老徐头拿起桌子上的一块干馒头扔给它,等等衔起跑出去了。老徐头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没吃晚饭也没下酒菜自己就慢慢喝上了,老徐头一辈子好酒,老了感觉有些不胜酒力了。俗话说有酒想起没酒时的事,老徐头也不例外,也会想起许多他认为的不如意,比如他想常年见不到老三,比如老大和老二最近闹崩了,兄弟反目成仇人了,老徐头想他们兄弟和睦,比如他想享受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他是四世同堂了,这天伦之乐只能在他的梦里了。

老徐头感觉自己老了,说的话没人听了,许多他认为对的事情没人听了,孩子们都在忙着自己的生活,现在他对老三的记忆就是电话和钱,对老大的记忆就一堆的吃的食品,不过这些食品老徐头一样也不舍得吃,都送到老二家里,让老二一家人吃了。唯一能常见的只有老二了,因此老徐头就对老二好,不管老二对他怎么样。

老徐头的心事没人懂,他就暗暗生气,就喝闷酒,不觉就喝醉了,醉酒后自己做了什么他自己不记得了,一次老二告诉老徐头说他骂他儿媳妇了,说儿媳妇不是他骂的人,老徐头记不得了就说没有,老二不说了,心里对他爸就烦上了,从此以后老二的媳妇再也不理老徐头了。

老徐头没吃晚饭又喝了许多酒,这次他看见重孙子了高兴,喝的不太多醉得不很就没闹事,早早就睡了。电视机忘了关,电视机热热闹闹了一晚上,声音很大,外面路过的村人听见说,这老头,挺快乐的,这一夜吓得那些寂寞都躲在了黑暗的墙角里了。

老徐头的一天就算这么过去了,老徐头一天天的就这么过去了,光阴也许老了,脚步依然那么轻,悄悄的跨过老徐头的身子。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