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原创】日暮小村静  

2016-05-13 21:32:3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村的黄昏是在三盛幼儿园的喇叭里清脆天真的童音唱的少儿歌曲中来临的,六点准时唱响。

幼儿园的大门口早已聚满了接孩子的家长,见面相互问候寒暄着,大部分都是爷爷奶奶来接孙子的。做小生意的也不会放过这一点商机的,烤火腿肠的、卖棉花糖的、炸孜然烧饼的还有卖气球的都过来了。幼儿园的大门打开,小朋友们在三盛的指挥下鱼贯而出,找到各自的家长一起回家,现在的孩子们都是惯着长大的,看见一个买火腿吃,就会有几个就跟着学,每天这个时候这几个做小买卖的都会忙活一阵子。也有几个会过日子的不想给孩子买,登上电瓶车急急的就走了。

这时太阳西沉,光芒由强转弱,温柔起来,洒下一种瑰丽的色彩,夕阳里的小村像在一个温馨的童话里,在童话里的村人们就显得那么温暖幸福。这些小村人不觉得,也许他们是习惯了,接了孩子回自己的家。几个小贩也走了,走到一旁的小巷子里停住,心中窃喜,看着钱匣子里虚哄哄一堆零钱,皱巴巴还沾着汗渍和油腻的,有的还带着体温呢。把零钱拿出来整理,在板子上抚平,不厌其烦的一张一张的过数,算算一会的功夫挣了七八块,露出满足的笑容,推着车悠哉悠哉的走了。

一时之间幼儿园前空荡荡的,斜照的阳光贴在水泥路上,发出金子一样的光芒,扔在地上的几片废纸像是开在尘埃深处卑微的花朵。

暮色正从四周合围,想把仅存的一点光亮一点点消融掉。这时出村干活的人都要回来了,正在路上往家赶呢,这些人每天早起麻雀一样飞出去觅食,天黑时就要飞回来了。回来的早些的是在厂子里干活的几个妇女,回来最晚的是在外干建筑的,他们干活只看天黑是不管时间的,暮色充塞天地间,而他们是那么渺小,像是被巨大的暮色追着赶回村的。村里也有几个天黑就往外出的,是三个年轻的小媳妇,说是在厂子里上夜班呢。小村闭塞守旧,神秘的夜色又总会给人以无限想象的空间,这就不能怪村里的几个闲着无事的人总往歪里思想了。

暮色吞没了太阳,像一股势不可挡的大潮迅速淹没了平原,淹没了平原上的小村。小村不甘寂寞,在街道上亮起一行路灯,家家户户也都亮起灯光。那些走在暮色深处的人看见小村的灯光,就看到了希望,疲倦的身体又有了力量,快到家了,他们加快了脚步。家里灯光下做好了热腾腾的晚饭,他们的女人等着他们回家呢,听见远远的轻微的车响,女人就知道是谁回来了,就站在院子里等,果然是自己的男人进家了。赶紧倒洗脸水,看着男人洗脸,递毛巾。男人在这个时候是很受用的,坐在凳子上抽烟,等着女人把小饭桌放在跟前,又端菜端饭,把筷子递到男人手里,这时男人自己倒一杯酒,一边喝酒一边和女人说这一天在外听到的新鲜事。而女人每当这个时候都会一脸温柔一脸敬佩的看着自己的男人,即使平常看自己的男人怎样窝囊,这个时候也是值得尊敬的。爷爷奶奶侍候孙子吃饭的总要想许多个法子许下好几个愿望,孙子才会吃下这顿饭的,有时候爷爷会苦笑着说,老了老了,在孙子手里又成孙子了,似乎无奈,细听话里还是带着满足幸福的。

记得过去许多年前晚饭时村人们总是带着一身暮色端着饭碗到大街上吃,即使住在巷子的最里面也还是一晃一晃的走出来,几个人一起有蹲着的有坐在树桩上,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谁家有好吃的都夹一筷子尝尝,时光慢悠悠的过,一顿饭吃一个多小时是经常的事。现在街上那里还有闲坐聊天的人呢,空荡荡的。

黄昏时小村最忙的要数小村西面和南面的那两个饭店了,十几年前小村开过一个饭店,据说开门后一个菜也没卖就倒闭了,那时的村人谁舍得去饭店里吃啊,现在不一样了,村里两个饭店还忙不过来了呢。谁家有事了或来人了,没有在家做菜的,嫌麻烦了,不上饭店也要去点几个菜带回家的。修房的建屋的开着三马车拉土的都去饭店里吃,能干能吃才是真汉子,都是本村本地的下力气挣钱的人,坐在饭店洁白干净的房间里就显得土头土脑的了。饭菜自然是普通的农家菜,盘子大分量足,大鱼大肉不厌其多的,再整几瓶劣质酒,气氛就热闹了,能把饭店的房顶抬起来。安静的是外面的夜,饭店门口亮着高度数的电灯泡,在黑暗里明晃晃的一片,有无数蚊蝇围着灯光飞舞。

这时村子里的路灯显得亮了,一盏连着一盏,惨白的光芒照出一地寂寞,偶有一辆车几个人经过也都是急匆匆的。现在的村子里能干活的都出门打工去了,出不去的在家找活干,累得天黑回家吃完饭就睡了,孩子们晚上都憋在家里的电脑前电视前呢,这不像以前晚上没事干,满大街的孩子捉迷藏做游戏,或者一班子去王瞎子那里听王瞎子讲三国水浒讲济公的故事,大半夜了,父母喊着也不愿回家去。

饭店里的如果有一两个喝高了,小村的街道上就会热闹一阵子的。几个人驾着一个一边说笑着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踩出一片混乱,拐进了黑乎乎的巷子,必须把喝醉的送回家,妇人的骂声众人的劝说声回荡在铺满粘稠夜色的小村。

小村的家家户户都亮着灯光,我想如果从高处俯瞰,就像我们仰望夜空看到的星星一样吧,每一家的灯光就是一颗星,就是一个独立的整体,在演绎着自家的苦辣酸甜。无数颗星星无数盏灯光汇在一起就是一个绚烂的星空,就是一个祥和的小村。祥和的灯光里妇人看着睡在床上喝醉的男人嘟囔着狠命的骂着,见酒没命,咋不喝死你······,又倒了水,等冷了喊男人起来,劝多喝些水,酒喝多了不喝水胃会受不了的。

爷爷奶奶坐在电视前看电视,有时在这个时候会和在远方打工的儿子儿媳通电话,让孙子和爸爸妈妈说说话,孙子对着手机喊爸爸喊妈妈,听着那脆生生的童音心里总会感到几许疼痛几许酸楚。孙子总是玩不够,好不容易才睡了,明天还要上幼儿园呢。爷爷奶奶没有睡意,就唠叨家常里短,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他们总说不烦,拿出来碰撞摩擦,就会碰出一点火花生出一点热量,为这寒夜增加一点点温暖。

小村人很早就休息了,都是靠卖力气挣钱的人,黑暗里灯一盏一盏渐次灭了,没有一丝风,夹杂在乡村日子里的淡淡的苦涩也沉到地下去了。浓浓的夜色越聚越多,疲倦地铺开在小村的房屋小村的地面,铺开在小村人均匀幸福的鼾声里。偶有人睡梦里翻身,落下劳伤了,疼痛得一声呻吟,之后复归平静。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