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原创)菊  

2017-01-31 20:33:4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婶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扫帚扫院子,平婶爱干净,还有一点小小的迷信在里面,她觉得每天都是一个新的开始,她扫去的不止是昨天的灰尘垃圾,还有旧日的晦气,过去的一天不如意,她觉得新来的一天会好的。有了这个想法在心里,平婶就满脸带笑总是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平婶的儿子三年前进了监狱,抢劫罪判了十年,儿媳妇在家天天闹,生气骂人,平婶背地里擦干眼泪转过脸就和儿媳妇陪笑脸说话,又把两个年幼的孙子揽过来,和平叔两人苦苦支撑着这就要坍塌的日子,等着,等儿子出来了能有一个完整的家。
平婶扫完院子就该喊两个孙子帮他们起床,吃饭上学,每天都是老一套。平叔出去给两个孙子买方便面去了,煤球炉上火苗跳跃,壶中水快开了,平婶走出房门,新鲜的阳光洒在院子里洒在墙壁上洒了平婶一身,温暖了俗世里普通得如一粒尘埃的小家庭。

院门忽然开了,邻居明子的媳妇菊进来了,神色有些慌乱,像是带着一阵风,搅乱了院子里安静的阳光。菊对平婶说,平婶你去看看吧,平叔歪倒在墙角了,平婶吓坏了,慌忙跟着菊往外走,菊一边安慰着她,婶子,别慌,我给医生打电话了,估计就要到了。平叔靠着墙头斜躺在那里,看上去神色安详,像是当年干农活累坏了倒地睡着了一样,手里还紧紧攥着两包方便面。

果然小村的医生二选也到了,扔下自行车就抢救,掐人中,一会平叔缓过来了,睁开眼问你们这是干啥呢,问得二选笑了,二选说平叔还好是顺着墙滑下去的,没事,又帮平叔量血压仔细的检查,说平叔事不大,贫血有点缺营养,别舍不得吃,回家多吃点好吃的补补就好了,又说一会上卫生室里我开点药吧。

菊和平婶搀着平叔慢慢走,快到家的时候平叔就不让搀了,说没事自己走着回家了,平婶一边和菊说着感谢的话一边紧跟着嘱咐慢点慢点。 平叔是很要强的一个人,不愿意让侄媳妇搀他,强撑着回到家坐在沙发上,平婶说今天多亏了菊,看来菊这个孩子不错,平叔嘴角微微笑了笑,没说什么。这菊嫁给明子有十年多了吧,和平婶家一个胡同住,也算是乡里乡亲了,不过平婶和菊并没有多少来往,这倒不是因为明子的家穷看不起他,平婶是最尊老怜幼了,明子很小时父亲就死了,母亲改嫁了,结婚前平婶没少帮助过他。平婶看不起的其实是菊,人说菊在还是姑娘时就挺疯的,十几年前和现在不同,那时的小村人还很封建的,一个姑娘家如果坏了名声是很丢人的事情,找不着好婆家的,花容月貌的菊无奈只好嫁给了小村穷得家徒四壁的明子。

娶了媳妇的明子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每年出门打工,家里剩下菊自己了。菊刚来到小村时,村子里总有几个毛头的小青年夜里翻墙找菊,结果都让菊给撵出来了,几次后也就没人去了。小村人常常看见菊打扮得花枝招展屁股一扭一扭的骑着单车出门,村人问她去哪里,菊说到城里去。小村里从不缺操闲心的人,他们说菊有时当天回来,有时两三天才回来。一个从县城回来的村人说菊在县城里干那个呢,他看见了,于是一个村子的人都传开了菊又干那种事挣钱呢。小村人有个毛病,无事在一起时喜欢议论东家长西家短的,对于菊免不了议论纷纷指指点点的,何况菊做的事又正是他们感兴趣的那种,人们传说之间添油加醋也是很正常的,菊的故事有好几个版本在小村流传着。对于人们对她的议论,菊也许不知道也许是无视,每每菊从街上走过,挺胸昂头,遇见村人很自然的说话打招呼。
每个事情的热度不会持久的,时间长了人们便失去了兴趣,被新发生的事情替代,唯有对这个菊不同,常说常新,热度不减,每每有新闻爆料的。就这样过了有五六年吧,菊和明子在他们的新宅基地上盖起了一层院子,人们对菊的指指点点慢慢少了。时代的风一直吹着,从城市吹向乡村,从南方吹向北方,从西方吹向东方,小村人在变化着,一些根深蒂固的老思想也渐渐开始松动了,越来越多的人害怕贫穷越来越多的人看不起贫穷的人了,相反他们看到菊时的眼光和以前不一样了,分明有了几分羡慕在里面,只是嘴上不说罢了。笑贫不笑娼,这句话也许不再只是传说中遥远的窗口城市里的风气了,也像传染病一样传染开了,传染到封闭落后的小村里。

菊和明子已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了,菊已很少上城里去了,明子照样一年年的出门打工,和许多的村人一样去陌生的城市打工,出卖自己的苦力,做包工头的牲口。日子就这么混混沌沌麻木的过着,日子也许就该这么混混沌沌麻木的过吧。

混混沌沌熬日子的平婶没想到的是中午时菊提着一大兜鸡蛋来看平叔了,这让平婶既意外也很感动。菊把鸡蛋放在桌子上顺势坐在了床上,问了平叔后和平婶说着家长里短的闲话。平婶看得出菊是很会说话劝解人的,不经意间就像是用巧手把平婶隐藏在深处的苦一点一点掏出来,在填充进去些甜和希望。菊又问平婶的媳妇红,平婶叹口气说还在她房里呢,菊就去红的房间里去了,在红的房间里坐了很长时间才走。

有了开始,在以后的日子里菊就常常来平婶家串门,有时和平婶坐着,有时和红坐着,女人们在一起总有聊不完的话题,家长里短针头线脑零零碎碎的记忆像润滑剂,散开在枯燥乏味的生活里。菊的生活水平比平婶家要高,常常包个包子烙个大饼,每次改善伙食一定趁热给平婶送过来几个,菊忙时平婶也帮着菊看看孩子。时间久了,两家就像水一样融在一起,两个家庭相互搀扶前行,苦涩的日子就多了几分温情了。

平婶感觉到儿媳红这阵子骂人的时候少了,平婶知道这是菊的功劳,因此又对菊多了几分感激。其实街上对菊的风言风语一直没断过,说菊和村长好上了和村支书好上了和开制衣厂的厂长好上了还和谁谁好上了,总之和菊好的都是小村的头面人物,说得有鼻子有眼,不由得你不信。平婶对这些听多了就习以为常了,可当听到有人说菊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悄悄就走开,暗暗叹气替菊可惜,她想这么好的一个人,咋有这毛病呢。

小村的生活就这么波澜不惊的过着,也许在这波澜不惊的下面正酝酿着大的暗流吧,这个谁知道呢。菊穿着新买的皮鞋摇摇走在街上也挺时尚的,有村长支书的光环罩着,在村子里也貌似一个人物了。开春时村里选举,菊选上了妇女主任,选罢村里摆了四桌庆功宴,菊又把村里这些官官头头们惊住了,菊的酒量惊人,挨桌敬酒,还把乡里来的胡书记给喝败了。

从此菊算是进了仕途,常常和村里的头头脑脑们出现在街上,见了村人和颜悦色说话随和一点没有官的架子,菊这个官还是很受小村人的喜欢的。渐渐地小村人开始仰视菊了,虽还有人背地里议论,说什么村里的妇女主任就是村长支书的后老婆,但说这话的已压缩在最小范围了。

菊的日子算是顺风顺水了,顺风顺水的菊头脑开始晕乎了,无意中办了件无法挽回的傻事。一天夜里,砖瓦厂的三个工头喝醉了酒,去找菊拍着菊家的门喊,菊拿着镰刀出来把他们赶走了。这事按理说这就算过去了,可是做了妇女主任的菊不算完,第二天菊去找其中一个工头永的妈妈去了,对着永的妈妈连哭带说,永的妈妈一面笑着说她,她婶子,这都是永的不是,该咋办呢,你先回去吧,一会我买几斤鸡蛋红糖看你去。菊无话了,意识到自己办错了,进退不是,还是听说了过去的平婶把她拉回了家。远远的听见永的妈妈对看热闹的人大声地说,天生招苍蝇的料,还装上圣女了,围观的人一阵大笑。

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永的媳妇知道了和永闹完了又来和菊闹,和菊揪着打,一直闹许多天,每次都招许多看热闹的人。菊在小村呆不下去了,让自己的妈妈帮着照看着孩子,自己和明子打工去了。走时和平婶告别,平婶送到大门外,平婶看得出菊脸上挂着笑,笑里藏着淡淡的悲哀。那一天风很大,吹过巷子,尘土飞扬,平婶看着菊慢慢走远,像是被风卷走的一片树叶。

平婶早晨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扫院子,这个习惯很多年了,平婶觉得她扫去的不只是昨日的灰尘垃圾,还有旧日的晦气,把晦气扫去了平婶总觉得新来的一天会好些,扫完了院子打扫巷子,扫着平婶听见远处传来脚步声,是菊的脚步声,平婶抬头,巷子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平婶算了算,菊走了有半年多了,平婶望着空空的巷子出了会神。

太阳出来了,每天的阳光都是新的,金子一样的阳光覆盖了小村覆盖了小村里的每条巷子,覆盖了小村人苦涩平凡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