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原创】鸡毛蒜皮  

2017-08-12 16:40:3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小林媳妇上街时间不长,就听见卖豆腐的二小那拖着长长尾音的吆喝声了。

小林的爸爸昨天老早就嚷嚷着想吃豆腐,等了多半天也没等到卖豆腐的二小,小林的媳妇跑到街上问,都没看见卖豆腐的过来,才知道卖豆腐的二小隔一天才来一次的,现在生意不好做,豆腐的销路窄,天气炎热,时间长了豆腐害怕发酸变质的。

小村人认熟不认生,只有二小的豆腐卖得开,别的卖豆腐的来了也是白来,没人要。二小这个人特实在,他的豆腐水分少,切下来方方的一块白白嫩嫩,炒菜时能炒成,口感也好,小村的人吃惯了。二小在小村时间长了,和小村人都很熟,就像街坊邻居一样随便闲话,说说笑笑间买卖就做了。和小林媳妇一起买豆腐的还有老赵的媳妇,按街坊小林媳妇喊她婶婶,老赵媳妇说二小你还说买卖不好做呢,你这没动地方这不卖了好几份了,二小说两天卖一个豆腐,以前一个豆腐挣二三十块钱,现在还是挣这么多,这几十块还是钱吗,眉头拧成一个疙瘩,一脸无奈,不敢停留太长时间的,吆喝着推车走了,卖豆腐的二小走路向一边歪,像是肩上压着一幅无形的重担似的。

小林媳妇没有马上回家,拎着豆腐聊几句天说说闲话,小林媳妇夸老赵媳妇家的玉米长得好,老赵媳妇五十多岁,说话叽叽喳喳两手爱比划,听了很高兴问你见了,小林媳妇说我昨天去地里看了,他们一个队的,两家的田地挨着地边。老赵媳妇叹口气说今年收了秋就不想种了,说她的女儿早就不想让她们种地了,是她不舍得,现在不舍得也不行了,她女儿二胎快生了,她得给女儿看孩子去。小林媳妇没见过老赵家的女儿,只知道在省城里工作,混的不错,据说都有两套房了,现在在省城拥有两套房子什么概念,这个小村的人可以想象的。老赵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肩上是没有负担的,按现在的社会说那是有福的人了。小林媳妇说婶子这地早就该不种了,老赵媳妇说农民不种地能干啥啊,你还没体会,你知道收麦时看着一大堆麦子收秋时看着一院子玉米比什么都高兴啊,心里踏实。说这话时看着很谦虚可掩不住一脸的得意。

小林媳妇透着老赵媳妇的心思说话,一通闲话后说得老赵媳妇心里很是受用,高高兴兴的拎着豆腐回家了。小林媳妇和小林常说好话也是说坏话也是说,说坏话要得罪人的,干嘛得罪他要人家不高兴呢。从老赵媳妇的一大堆闲话里小林媳妇捡到了一句有用的信息,就是今年收罢秋老赵家不想种地了。在小村这无疑是个重要的信息,小村人都是本本分分的庄稼人,有一种天然的土地情结,爱地如命的,尤其是现在挣钱越来越难了,你就是出门打工给包工头当牲口使活也不好干了,一听说谁谁不想种地了,村人们都抢着种呢,虽说现在粮食便宜,可这地不负人,收多收少他年年有啊,笨是笨点,可是小村人也想不出别的法子来。

回到家小林媳妇就开始做早饭了,小林起床一会吃了饭要和村里的人去县城里干活,小林媳妇送他们的儿子去学校,小林的妈妈打扫院子,扫完了就给小林的爸爸穿好衣服,轮椅推着到院子里,这一天就在这些鸡毛蒜皮的琐碎里开始了,和昨天几乎一模一样,完全就是昨天的重复,往回看远了今年好像和去年也一样了,生活没什么变化,小村人就在这琐碎烟火里生活着,不知不觉几年几十年就过去了,其实变化是在不知不觉中的是很缓慢的,缓慢的你感觉不到,等你感觉变化了,可你又说不出是什么时候开始就变了。比如小村的人前几年死守着几亩田地,现在就都出门打工了,比如小村人一茬茬老去新生,一些老面孔再也看不到了。小村人这样生活惯了,口头上说烦,可是当他们真的离开一段时间后他们就会想念他们的小村生活了,这就像他们每天都吃的一种平常的食物,这种食物滋养着他们的生命,天天吃他们就有些烦了,可让他们停几天不吃,他们又会想念了。

小林的爸爸几年前还是个壮劳力呢,是个过日子的好手,每年田里活完了就出门打工,一刻也不闲着,罪没少受力没少出,可家有余钱生活很是滋润。俗话说人有旦夕祸福,前年冬天出门干活时生病瘫在工地上了,拉回来在县城医院里住了半个多月出院了,每天早晨拖着病身子跑步,坚持锻炼,一段时间后一歪一歪的能走了,自己不能出门打工给包工头们做牛马挣血汗钱了,但他不舍得耽搁小林,让小林在外面多挣些钱,他把家里地里都照顾了,田里活忙的时候感到身体有些吃不消,他不说咬咬牙就忍过去了。今年春天浇麦子小林的爸爸自己浇了两天,也许是太累了身体终于顶不住了,中午回家吃饭他想吃点好的,买了猪下水吃了几口,一瓶啤酒没喝完就栽倒地上了。这次小林的爸爸住院一个多月,走路是不能了,回家后买了个轮椅,小林的妈妈天天推着,六十多岁的年纪基本上是废人了,小林妈妈光照顾他就够忙的了,这几年省吃俭用的积蓄也花没了,也许这就是小村人的命吧。田里的活没人干了,小林就不能出门打工干活了,在家里也不能闲着,睁开眼就要花钱的,小村人除了干建筑这一些力气活是没活干的,小林跟着大平几个人在县城里干活,挣钱少了还经常摸不到现钱,不过也没办法了。

小林早上去县城晚上回家时天已擦黑了,路上干活回家的人很多,流水一样流回县城周围的村子里,小林就是这水流里的一滴水了。到家时他媳妇饭早做好了,晚上一家人算是齐了,灯光下围着饭桌吃饭这情景自然是很温暖的,小林照例倒杯酒,多年的习惯了喝一口缓解一天的疲乏,一边吃饭一边讲着这一天的见闻趣事。小林的妈妈端着碗先喂小林的爸爸,等小林的爸爸吃完了她才吃的。小林媳妇有时候先不吃饭就坐在一边看着小林吃听小林讲,她也讲村里一天发生的事,两口子也议论过去的事情或谋划将来,检讨那里有办事不周的地方。小村人的日子就是这样在絮絮叨叨的谈话里水一样细细的长流着。

这时候小林的妈妈不插言的,她很享受这个时刻,她觉着儿子和媳妇的家常话就是这世间最好听的音乐了,小孙子跑到跟前,围着他爷爷转几圈,和他爷爷抢电视看。这时候也许是这个尘埃一样的小村里一个普通的家庭最幸福的时候了。

无意间小林妈妈听见谁家包地的话,她就问怎么回事,小林媳妇就把白天买豆腐时老赵媳妇的事说了一遍,小林妈妈说咱不想种啊,小林说是啊,咱种了不行吗,出门打工不行了,在家多种几亩地就多几亩地的收入啊。这一下问题来了,一下子把老赵家的事和自己联系上了,他们就合计该怎样把老赵这几亩地包到手呢,首先不能亲自和老赵家说去,那样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老赵家什么想法还不知道呢,他们得找一个他们信得过也和老赵关系不错的中间人去说。想来想去小林妈妈想起和他们很好的老六来,事情算是说好了让老六去说。

小林干一天活很累是要早些休息的,今天多喝了一杯酒,头晕晕乎乎的床上一躺就睡着了。第二天又是前一天的重复了,小林去县城干活,家里的事情都是他媳妇照顾,小林媳妇还要常常回娘家的,她的妈妈几年前故去了,剩下爸爸一个人了,和哥哥嫂子生活。相距几里路远的村子生活都一样的,哥哥常年在外打工,爸爸年纪大了,小林媳妇老觉着爸爸委屈可她又帮不了,就常回去想让爸爸吃几口好吃的。回娘家的次数就多了,每次回都给爸爸带点好吃的。

小林媳妇早晨八点送儿子去学校,再把家收拾好了对婆婆说要回娘家看看中午让婆婆接孩子,走时已九点多了。小林媳妇在饭店里要了两个菜,中午和嫂子爸爸吃饭的菜就有了,她想再给爸爸买几斤鸡蛋就行了。小林媳妇拿出崭新的一百块钱只找回了三十块,小林媳妇第一次感到心疼了不舍得了。以前小林的爸爸能打工时家里的开支基本上是小林的妈妈拿的,小林打工挣的钱小林媳妇就都放起来了。现在不同了,小林爸爸病了积蓄花没了,以后看病吃药的钱还得小林出的,家里的日常开支就不用说了。挣钱不易可花钱却如流水一样,一百块打开就没了,不用多长时间小林媳妇就开始不舍心疼了。

回到娘家鸡蛋给爸爸菜给嫂子,中午时的饭菜就有了,小林媳妇是深知的,在娘家让嫂子高兴了就什么都好了。小林媳妇打扫爸爸的房间洗涮爸爸这几天的衣服,陪爸爸坐会说话,爸爸老了糊涂了,说话颠三倒四,有时突然间就问你妈还没回来吗,问得小林媳妇挺害怕的,她爸爸又说好几天不见你妈了,说了几遍小林媳妇无奈只好说我妈早死了和爸爸解释,她爸爸听了竟呜呜的哭起来了,一会又说你哥哥也不管我了,小林媳妇又说哥哥打工挣钱去了。爸爸絮絮叨叨的时间长了小林媳妇也烦,再烦她也得忍着,陪着爸爸,她知道现在她不陪爸爸一会是没人理他的。

下午去学校接儿子时听说儿子和人打架了,小林媳妇问儿子,儿子咬着牙死活不承认和人打架的事,气得小林媳妇说等你爸爸回来收拾你。

小林回家了,并没有收拾儿子,吃饭时说县城没活了,得停六七天,媳妇说歇几天也好,就当过个礼拜天吧。第二天不干活了,小林睡得迟些,媳妇睡时他才睡的,小林搂住媳妇,想恩爱一次,这时他媳妇才想起他们已经好多天不这样了,以前小林出门打工时她一个人在家里经常想,现在小林不出去了在家了,她们却忙得想不起来了。完事后两口子都没有睡意,相互搂抱着说悄悄话,说东说西说的更多的是这入不敷出越来越紧吧的日子。小林媳妇说收了秋还想叫小林出门打工去,在家这样下去不行的。

老六应約来小林家了,小林忙着沏茶倒水,小林媳妇说六叔是稀客,你不叫六叔喝点,说得小林笑了,酒菜现成的,忙着拿酒切几根火腿,拿出小林的姐姐前几天来看她爸妈时拿的真空包装的鸡爪子,有两个菜就行了。老六笑着说看看,还是侄媳妇。

老六是个大个子,说话极响亮,仗着他哥哥在外面做官,在村里也算是个街面上的人了。一喝酒坐的时间就长了话就多了,小林想承包老赵家土地的事自然就说了,老六说没事,只要你们想包到不了别人。酒喝多了老六说小林媳妇,侄媳妇,我知道你,心强害怕过到别人后面了,以后不要让侄子干太狠了,你看吧咱老辈子人都这么心强干一辈子,几辈下来,也没给咱留下啥,咱庄稼人就这样,有吃有喝顾住口就行了。说得小林一家子人都笑了。

过了几天,小林媳妇看见老赵和他媳妇走了,去省城了,可能是他们的女儿要生了吧。后来小林的爸爸又住了一次医院,这一进医院就得几千的,现在的医院都狠着呢,不扒你一层皮是不会让你出来的。老六来看小林的爸爸时说起老赵家包地的事,说他家的地种不种还不一定呢,老赵不想种了可他媳妇不舍得,要小林不要急,说只要他们不种了就一定包给小林的。小林想承包老赵家土地的事就这么丢下了,只好到收秋时再说了。

小村人的日子说快不快说慢不慢,不觉着到秋天了,田里的玉米熟了,这时在省城的老赵回来收秋了,玉米收完了就播麦子,也没有说不种了的话,看来是老赵媳妇不舍得还要种的,老六也没有回话了,小林家想他们的地是种不上了,也就断了念想。

小林媳妇和小林的妈妈商量好了,还得让小林出门打工去的,在家呆着不行的,小林这一季没出去挣钱,他的爸爸又病着,家里经济就拮据起来了,她和小林妈妈只好多操劳些。现在都是机械化,田间的农活很快就完了,小林就又要走了,出门打工去了。走前的晚上小林和媳妇又恩爱了一次,小林这一走就是一冬天,回来就到春节了,两个人还都是三十多岁的年轻人的,这一次竟有些恋恋不舍了说不完的话,媳妇躺在小林的怀里,说着说着竟嘤嘤的哭起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