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原创】俗人俗事  

2017-11-28 20:11:0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天走了冬天就来了,白天越来越短,六点不到暮色就携带着逼人的寒气影子一样下来了,模糊了田野村落。小村虽小,可也不甘心让黑暗淹没了自己,先是一家一家的灯火温暖的亮起来了,过一阵子街上的路灯亮了,照亮了小村的街道,远远望去灯火辉煌好像比白天还要美丽可爱呢。


老二无事晚饭吃的早,天气寒冷不出门了,坐在桌边喝茶和妻子闲话一起看电视,用一个时髦的词形容叫享受生活吧。老二和他的老婆最近也像年轻人一样迷上了一部古装爱情电视剧了,每一集都要看的,和千年前的才子佳人们同命运,一起喜一起悲,苍老麻木的心脏似乎变得年轻变得柔软了,老二的老婆一次感动得都落泪了。在小村老二算是一个文化人了,在村里教学教了大半辈子,做了十几年小学校长,可以说村子里大部分人都做过他的学生了,多少年过去了有的村人见着老二不按小村的街坊辈分喊大叔或伯伯,还是习惯叫老师,这个称呼老二喜欢,他感觉这样叫很亲切,是对他这些年教学的肯定,透出一种师恩难忘的味道,会让他想起许多在学校里的事情。谁家有红白喜事或家庭闹矛盾了都要请他去主持公道的,老二生性良善还没有一点架子,去时还常常带礼物,每一次都能把事情办得有条有理让大人小孩每个人都很满意。村子里的人对他都很尊敬,是谁说他的威信比村长支书还要高呢,这倒也是实话实说了,小村里有人偷偷骂支书村长的,村长支书在工作时有时不得不得触犯一些村人的利益得罪他们的,可老二不会得罪人,他做的都是为村人分忧解难的好事,村人们对他都是感激地不得了,自然不会偷偷骂他。后来老二听说这样的话了也没说什么,不过心里还是很舒坦的,好话谁听着也顺耳。


外面院子里有动静,老二看时是村西头的六婶子来串门了,六婶子从黑夜里来猛一看见老二房间里明亮的灯光,有些不适应晃得睁不开眼睛,什么也看不清。平日里六婶子很少来老二家的,老二两口子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赶忙热情的让座,老二过去搀扶住六婶子要往里走,六婶子看到老二家的房间装修得豪华阔气如金銮殿一般,再低头看看自己的破衣烂衫满身尘灰,心里不由生出一种自卑来,她不往里走,不去舒适干净的沙发上坐,害怕给老二家弄脏了,就找了凳子靠着门边坐下来,老二夫妻怎么让也不动地方了。


老二还不知道六婶子在外面黑夜里徘徊很久了,走到他的家门前停住,犹豫一会走过去了又折回来,拿不定主意自己的这件做难的事情是否找老二帮她解决,后来路灯亮了,夜色藏不住六婶子了,六婶子这才下了决心,推门进了老二的家。


在嫌贫爱富势利眼盛行的小村里,老二是为数不多的例外,那怕对村子里最贫穷的人家,如六婶子这一家,他也会敬重有加没有一点看不起的意思的,他一边问六婶子吃饭了吗还让妻子给六婶子拿好吃的,弄得六婶子都不好意思了说把我当小孩了。老二不在沙发上坐了,在离六婶子近的座位上坐下,像一个晚辈尊敬长辈那样看着六婶子,亲热的和六婶子说话,问寒问暖问晚饭吃的什么,六婶子轻易不来的,他知道找他一定有事的,可他并不急着问,只说闲话,他知道婶子想好了自己会说。


六婶子是有心人,说着闲话就扯到前街上喜子家刚刚发生的丑事了,喜子女儿出门打工几天前回来时怀孕了。前街的喜子有两个女儿,大女儿结婚了,喜子想为小女儿招一个上门女婿,不想出门打工多半年回家时就有三个月的身孕了,虽说改革开放民风和以前不一样了,这样的事情在小村这一带现在不稀罕了,可毕竟也不是光彩的事情,喜子就很着急,想赶快为女儿找一个女婿把事情办了就算是遮住家丑了。喜子这样做无疑是最好的办法,可自身有了毛病,择婿的条件自然就得降低了。这件事情老二知道的,喜子的女儿回来时那个和她好的男孩子后面也跟着来了,还是他给管的闲事呢,喜子唯一的条件是必须做上门女婿,那个男孩子满口答应了却一走就再没有回来。老二听六婶子说着喜子的家丑,他还没说几句话,他的妻子感兴趣了,不紧不慢有条有理的和六婶子分析议论,老二只好喝茶看电视,不过他已经知道六婶子的来意了。果然很快六婶子就把话题转到自己身上了,说想请老二帮忙做个媒人,给她的孙子向生说说,六婶子如实说了自己的担心和想法,孙子向生很小的时候爸爸死了,接着妈妈也跟人走了,是六婶子把孙子拉扯大的,一个小孩子和一个孤寡奶奶相依为命过生活,日子过在众人之下家里贫穷就不用说了,这样的条件在现在的小村要想讨个媳妇是太难了,现在村子里的情景是有许多条件好的半大小伙子还讨不上媳妇呢,哪里挨得上这个穷小子向生呢。老二听着六婶子有些悲哀的诉说,喝茶若有所思,慢慢放下茶杯问六婶子想好了。六婶子说,想好了,我这么大岁数了,说不定哪天就走了,我想在我走前能看到孙子有媳妇了过成一家子人了,我这眼才能闭得上啊。老二又问六婶子,这件事情和向生商量了吗,他同意吗,六婶子语无伦次了说,没,还没······,就是想叫你说,他那个驴脾气,我想你先提了我做工作就好办了。老二明白了,这是六婶子自己的想法,连孙子同意不同意她还拿不准呢,是啊,六婶子七十多了,年纪一年大似一年,如果哪天走了,她的孙子向生就没人管了,真的打光棍了这一家子人就算是散了。六婶子的想法老二是理解的,喜子家二女儿丢丑了也是给了她一个机会吧,他想了想说,好吧,六婶子,我答应你试试,能不能成我也说不了。六婶子这就很感激了,连连和老二说着谢谢之类的话。时间长了话多了六婶子就说到老一辈人石头的妈妈的事了,石头的妈妈相好的很多,石头的爸爸老实窝囊,不敢吱一声,他害怕石头的妈妈生气不和他过日子跑了,每次回家时先咳嗦几声喊喊,那些在石头家的男人们就躲了,石头的爸爸受这样的委屈为什么啊,不就是为过一家子人家吗,现在石头都好几个孩子了,多好的一家人啊,这石头的爸爸也是熬得值了。说话间眼尖的老二还是看到六婶子眼里流露出的落寞和无奈,是把屈辱藏在心里了,老二心软装作没看出什么也不知道,暗暗叹了口气。


在小村这个地方的风俗男到女家是很屈辱的事情,在早几年男方还要改了自己的本姓本名换上女家的姓的,并且写上诸如小的无能改名换姓之类的文书,在人面前是要低一等的,但凡有一点法子也不会走这一步的,现在虽说改变了许多不写那些屈辱的文书了,可遗留下来的风俗习惯还是很难更改的。


老二的脾气直爽,答应了的事情就得办,何况六婶子这件事情是不能拖的,他知道就算自己能等,可是喜子女儿肚子里的孩子是不能等,一天天要成长的。老二对六婶子的这个孙子向生没什么印象的,俗语说的好女孩怕没娘,男孩怕没爹,没爹了的男孩子就是脱缰的野马没人管了,老二记得向生好像小学没毕业就退学不上了,年纪太小出门打工没人要就四处闲逛,还好没有学坏了。这几年听说他还是个棋迷,不出门打工时在村子里的棋摊前一定能找到他,出门打工也捎着象棋,到处找人下棋,为此误事误工的事情常常有的,每次出门打工总挣不了多少钱,以小村人的眼光对他的印象是不怎么好的,二流子一个。老二在脑子里努力拼凑着向生的样子,可怎么拼也是模模糊糊凑不完整。

上午九点多了,老二出门信步来到街上,看似无目的闲逛,可他心里是有想法的,慢慢就快要成型了。西边占刚超市旁围着几个人,走近了看在下象棋呢,果然向生在里面呢,和去年刚退下来的老支书下棋,刚刚摆上棋子,老二也是象棋高手,就停下来观战。下棋的和观棋的大都是五六十岁不能出门干活挣钱的老家伙,像是过了秋天的庄稼,风雨沧桑一路过来该收获的都收获了,只有向生是个二十岁的毛孩子,就显得很青涩了。向生一出手老二看出他在下棋上很老道,在老支书的再三谦让下他才上士先走子,几步走下去不显山露水只是防守,并不急着拼杀,这是对老支书的尊敬也是风格,渐渐的老二看向生的棋走得有章有节,攻势凌厉且滴水不漏,老二发现向生特别善用炮,几次偷袭成功老支书不得不认输了,第二棋向生走的第一个子就是当头炮,这次老支书输的更快,没有一点招架之力,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了,鼻尖上沁出了汗珠,到第三棋两个人纠缠好一会,最后是向生输了。没有三连败,老支书扳回了一局 ,好歹有点颜面,露出了笑容夸向生了几句又说自己不能马虎了,好像刚才自己输棋是自己分心的原因,不是自己的棋艺不行。一边观棋的老二却看出来了,向生的棋是故意输的,他让着老支书的,不想使他太难看,不过是自己让棋又不要让别人看出来这就有点难了,以前老二对向生不太关心,现在却来兴趣了,看他下得这几棋老二觉得这个小伙子有两套不简单。老二正想不出找个什么样的借口怎样和向生谈呢,这下有话题了,他看了一会问向生下午有时间吗,要有时间去他的家里下几棋。小村人都知道向生这个人是个棋迷,什么事也没有下棋主要,有棋下让他做官捡钱他也不会去的,不用想果然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老二背着手慢慢向前走,看着冷冷清清的街道,他想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过了秋村人就闲着没事做了,吃了饭男女老少都去街上,在温暖鲜亮的阳光里有的说笑有的玩游戏享受着闲暇的农闲时光,很是热闹开心,老二去学校走过满是欢笑的大街时得不停的打招呼。现在村人们能出去的都出去了,为了生活出门打工做资本家包工头赚钱的工具去了,就是没办法出门打工的也就近找活干挣几个钱,谁能闲得起啊,现在的世道离了钱一刻也不能活啊。街道是平坦的水泥路了,可是空荡荡的少人行走,没了人气就显荒凉了。走了半条街了,遇到了老王头,老王头看到他说走走啊,老二顺口说走走,老王头说走走对身体好,你就得每天锻炼,我是每天早晨走,明天我走时叫给你,老二说好啊。老王头站住没说几句话就笑说该去完成儿子的交给的任务看孙子去了,匆匆走了。


走到喜子的家门前了,老二放慢脚步,这个就该是目的地了,看到喜子家的大门开着慢悠悠的就进去了。喜子两口子都在家呢,看到老二来了,欢喜得啥似的,赶忙往屋里让,又是倒茶又是让座,由于喜子家的事老二清楚,说起来就容易了,不需绕弯子直奔主题,老二说明来意,说想把六婶子的孙子给二闺女说说,当然了他不会说是六婶子托他来说的,他不喜欢假话,但有时候假话是必须说的,假话如果说好了就是善意的谎言是生活的润滑剂呢。喜子没言语是在思考,他老婆先说了,有点不愿意,嫌弃六婶子的孙子不务正业,老二说话如他的性格不温不火却句句在情理之中,他说向生那孩子还是挺好的,不就是太爱下棋这一个毛病吧,我说吧这下棋不算毛病的,他就像一棵小树,长得三叉五骨的缺修理,来咱家不正好修理有人调教了吗,我看那孩子心眼鬼着呢,是个可造之材,穷家出来的容易知足懂得感恩,让他到咱家来了谁也比不了。说媒的人自然都是在这方找那一方的优点放大使劲夸,老二自然也不例外,不同的是老二的话更有水平更容易让人相信,一是因为他的人品,在小村里他从来没有欺骗过任何人,一言一行都充满了正能量的,二是因为他和那些专业的媒人不同,那些专业的媒人说媒是图利的,老二说媒是为村人们好行的是善事。这喜子老实,他如实说不满二叔,这几天说了好几个了,北村的南庄的都有,有的许口给十万块呢,那个北村的小子长得一米八的个头,我和你侄媳妇都蒙了,不放心正拿不定主意呢,你说人家那么好的条件怎么会到咱家来呢,老二自然听出喜子的言外之意了,自己毕竟是有短处的。老二说确实难啊,关键咱对人家不是很清楚,媒婆子说得天花乱坠,可来咱家了靠得住吗,究竟怎么样这个就不知道了,叫我说还是知根知底的能对二闺女好能够踏踏实实过日子才放心啊,咱们什么也不图,只要人好不胡来就行。也许是这几句话打动了喜子,喜子说,看这事也得二叔操心,这样吧,我和你侄媳妇商量一下,我给叔个准话。老二笑了,他知道这事喜子没有拒绝就十有八九了。


喜子这头说得有眉目了,老二有些小兴奋了,可六婶子的孙子向生那头该怎么说呢,这么多年了老二在村子里几乎谁家的事都参与过,多难缠的媳妇婆婆婚丧嫁娶多大的场面都见过,老二从没怯过场,可以说是如鱼得水,喜事丧事上的那些俗套老礼老二都能随手拾捡起来,谁也难不住他,可对向生这个半大小子老二没打过交道心里没数,他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是刺头,一向不喜欢按常理出牌很难说服的。


中午吃饭时老婆炒了一荤一素两个菜,又拿出上次女儿回来时捎的卤猪蹄,老二有一个月三千多块的工资,儿子女儿都成了家有自己的事业做了,他家里没事不做难的,生活水平自然就上去了,在小村里着实让人眼热羡慕。老二习惯的倒一杯酒,杯里的酒透明无色,人们总能品出香的辣的苦的各种各样的人生百味来,老二不急,慢慢喝慢慢品,好像品味的是他美好的旧时光,生活顺当了心情就舒畅。他老婆问他找喜子说了没有询问喜子家的事情,又说了街上女人们闲聊喜子的女儿长得丑脾气还不好怎样怎样了,喜子的媳妇如何不说理糊涂难缠,大概这是小村女人们的通病吧,都关心喜欢议论这样的事情,老二只是简单说了几句,嘱咐女人在街上不要瞎说传播这样的谣言,这样的话语会散得很快,很容易传到喜子的耳朵里的,老婆不爱听有些不高兴了说,还用你说我,我不知道,一时无语低头吃饭,看见老二酒喝完了没有尽兴还想再倒半杯,她一把夺过酒瓶子不让喝了。


老二生活很有规律,喝杯小酒习惯午饭后躺在沙发上眯一会养神,睡自然睡不踏实的,迷迷糊糊思想四处游走,说不定会想些什么,有时回忆过去的一些事一些人,把过去的一些事情还原向另一个方向发展,他想如果按照他现在的思路设想会是什么结果呢,比如一次他想起他上中学时和他相好的那个姑娘了,他想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如果自己当时勇敢点和那个姑娘在一起了,现在的生活会怎样呢。可今天一个人的影子老在他脑子里晃,这个人就是向生,六婶子的孙子,算是小村里最穷的一家人了,如果不是六婶子找他托他办事了,他对这一家人是忽略的,基本没有什么印象,他先是想和向生下棋,在脑子里展开棋盘,一步一步走,向生下棋老二上午看了,他想自己可能下不过这个穷小子向生的,他发觉向生很聪明,他又想如果向生的爸爸没有死去,他妈妈没有走,向生一定会上中学一定会上大学的,如果那样向生的生活就会彻底改变了吧,自己教学多半辈子了,有多少学生如向生这样有着优秀的潜质的,他们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最终像一棵草一样默默的生默默的长悄无声息的老去了,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吧,那时如果有谁能关注一下他们一定就会像鹰一样展开自己的翅膀吧,想着迷迷糊糊就入睡了。


老二午休,他老婆没这个习惯,极爱干净吃了饭就不闲着,洗碗擦桌子又是拖地,拖了一遍又拖一遍,干完了还吵吵累,坐下休息时嘴不闲着吃着女儿捎来的零食。这时听见外面有人喊老师,是叫老二吗。老二老婆正犹豫间听见又叫了一声,是个男孩子,声音怯生生的有些发颤,像是有点害怕,会是谁呢,老二老婆出门一看见一个二十左右的男孩子,瘦高的个头,头发乱蓬蓬的,因为心慌的缘故脸微微有些红,穿的衣服普通却也干净,老二老婆认得是六婶子的孙子向生,因为向生要说给喜子家做女婿的原因,就把向生看得仔细些,看得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子都不好意思了,低头问老师在家吗,老二老婆说在啊,找你老师有事啊,向生说老师叫我今天下午找他下棋的,我就来了。


老二睡不踏实,一有动静就醒了,他说是向生吧,进来吧,老二老婆就叫向生进来了,让座又是热情的拿糖给他吃,实在让不过了,向生接过一颗糖轻轻含在嘴里,有些不好意思窘得鼻头上沁出了汗珠。老二并不急着拿象棋下棋,他和向生闲话,上午看了会向生下棋,这次向生又喊他老师,他对这个小伙子产生好感了,从他和向生的闲话里知道了向生不上学后经常去他们村子里老关头那里看下棋,看着看着向生就会了就试着上战场和人下,结果很少有人下得过他,老关头就注意他了,教他下棋还对他说这下棋就和做人一样教他一堆做人处世的道理。老关头很老了,几年后就死去了,无儿无女,临走时还是向生陪着他最后几天的,走时他把陪他大半生的一盘象棋留给向生了。老二知道这个老关头不是一般的人,是个老军人了,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还在市里做过官的,记不清了可能是在八十年代初吧他一个人回老家小村了,与世隔绝从此再没有出去过,至于老关头为什么不做官回老家了,在外面的老婆孩子呢,到现在这是个谜,谁也不知道,老二记得老关头去世时还是村子大队里张罗着埋葬的呢,埋葬老关头时村里还很少见的开了追悼会了呢,乡里来了个副乡长致了悼词。


话多了向生就没有那么慌乱了,老二问他下棋遇到过对手吗,向生很诚实的说还没有,说完感觉自己的话说得大了有些不好意思,向生说起了他在县城里和一个摆棋摊老头下棋的事。一般棋摊上摆的多是残棋,几步棋的事,你如果赢了两不相干,输一次五块钱,向生接连和摆棋摊的老头下了七八棋全赢了,摆棋摊的老头要和他下全棋,还是一棋五块,结果那个老头还是输,一盘棋也没赢。一边老二老婆问是不是你出门去打工在县城里下棋下迷了没有去成那一次,向生不好意思笑笑说是,那是他第一次跟人出门打工。老二问向生老关头没有给他留下棋谱什么的,向生说没有,又说棋谱他也不会看,下棋下得好不好不在看棋谱,关爷说过下棋要用心和自己的悟性,老二说你怎么那样喜欢下棋呢,向生说就是喜欢,一摸棋子把什么都忘了。老二问听说老关头留给你一幅象棋,还在吗,向生说在,这盘棋跟了关爷爷一辈子,我怎么会舍得弄没呢,我拿来了,放在外面了,老二忙说快拿进来吧。


老关头的象棋不是什么贵重的物品,只是一副普通的木质棋子,只是年代久远有无数人的抚摸变得光滑颜色也乌黑了,像是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光阴渍在象棋子里面了。棋盘就是一张牛皮纸画的,极其平常易寻,摊开在桌子上摆上棋子,两人就用跟了老关头大半生的这副棋开始在纸上较量高下了。老二要向生先走,向生上士,老二问他上午看他用炮用的很好,为什么不用当头炮,向生说关爷爷说过下棋和做人一样,开门就上炮开打不礼貌,你对人家尊重了人家才会尊重你。老二看着老关头的象棋仿佛看到那个黑瘦的老关头笑呵呵的就坐在他旁边,目光如电看自己的徒弟向生和他下棋。渐渐的老二不敢分心思想了,他感觉向生的棋像一个巨大的圆,虽然并没有凶猛的攻击,可慢慢向他逼近,巨大的气场压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想攻击,可无处用力,根本找不到向生的漏洞,自己的千军万马被逼得只好一步一步后撤,最后还是陷在向生的阵仗中不得不弃子认输了。后面的第二第三棋都是如此,向生的棋路看似绵柔,可绵里藏针绵绵不绝,这个有点武术里太极拳的味道了。

重摆棋子沏茶倒水的空档,老二问向生对自己今后生活的打算,向生没有想过说不出了,许久才说了出门打工几个字,老二笑着问有对象了吗,向生手摁着老关头留给他的棋子艰难的说没有,我家这么穷,谁会跟我啊,老二不急着下棋了,他说我有个想法,你看行不行,就把喜子二女儿的事情和向生说了,说完了又说向生啊,你先不要急着回答我行还是不行,先想想,他不说是向生的奶奶让他说的,只说回家了和你奶奶商量一下,如果行我就找喜子说。向生心乱了,老二也不说下棋了,一点一点的帮向生分析,说他下棋好手,生活上不行的,年纪不小了得有长远打算了,像是在学校里给自己的学生上课一样教向生处世之道,向生是个听话的好学生,两眼望着老师聚精会神的听老师讲课,听完老师的课了就该下课放学回家了,走时老关头留给他的象棋忘记拿走了。


老二的老婆跟着送出门,看着向生消失的背影那样单薄,她人和老二一样善性,有点心疼。回到家里和老二说这孩子长得眉清目秀的 ,就是太可怜了,去喜子家做上门女婿,可惜,老二叹口气说有什么办法啊,我也希望他不这样,也许这件事如果成了也许对他最好吧,六婶子想得对,都一把年纪了要是死了剩他一个人没人管了还不打光棍啊,咱们只有尽力把这件事情办好就是帮助他了。老二老婆叹息一回说他会同意吗,老二说会的,六婶子会说服他的,说完像是一个故事到结尾就无语了,余下的是一大片留白。


事情果然如老二所料,第二天上午向生就和他奶奶六婶子来了,向生像个很听话的乖孩子,跟在他奶奶身后,一言不发。老二两口子热情的让座,老二老婆又拿出上次女儿回家捎来的鸡蛋糕让六婶子尝,实在让不过了六婶子接过来一个咬一点点连夸说好吃,老二老婆高兴的说女儿每次都拿许多好吃的,我说不让她拿了,家里什么都有,我和你侄子又不算老,她不听非要拿,六婶子大把年纪了,自然知道想叫妈妈高兴就使劲夸她的女儿,就说你闺女太孝顺了,老二做了一辈子好事,享福应该的这一类的话,果然说得老二老婆很高兴的。老二客气了几句就进入了正题,六婶子又说感谢老二的话,说什么地方都想着他们为他的孙子操心费力了,老二说能帮上的忙一定会帮,他会尽力去说,一步一步慢慢来不能太急的。有件事老二心里不想说,想想还是说了好,他说到时候六婶子你们也得准备几万块钱啊,六婶子,不拿几万块钱说不过去啊。六婶子没有钱,听到老二的话有些窘了,说准备,得准备······。老二赶忙说六婶子,如果成了我会尽量让你们少拿的。


坐在一边的向生无所事事,拿出手机玩,他对奶奶和老二谈论的事情不关心,似乎他们谈论的不是他的命运,和他没有一点关系。老二的老婆问向生干什么呢,向生说下棋,老二插嘴说在网上下棋啊,向生说了这是他在苏州一个厂子里打工时认识的一个棋友,那个棋友不简单,在徐州象棋比赛上得了冠军的,他们是在街上下棋认识的,那一次向生和他接连下了七八天,耽搁了老板接的活,被老板开除了,老二听了说你下得过他吗,向生笑了说还行,互有胜负,还是我赢他多一些。老二想起什么说向生市里不是举办象棋比赛了吗,你怎么没去报名参加啊,向生迟疑了下说他去市里报名了,人家是各个县城机关单位里安排的选手,他没资格的,说完向生有点害羞了。


老二媳妇这时候说向生这样混不行的,好好干吧,就是出门打工一年怎样也挣两三万啊,向生连忙答应。老二媳妇可能不知道向生十六岁那年就开始出去打工了,断断续续出去几个月半年不等,挣的几个钱如流水,流经了向生的口袋接着又流出去了,一年辛辛苦苦的也剩不下。这几年出门打工也不易了,几经辗转还找不到活干的,就是想给包工头做牛做马也得人家用啊。其实今年向生有一个去南方电子厂里干活的机会的,可是人家要求这一走得一年才能回来,向生的奶奶不放心,向生也舍不得把奶奶扔在家里一年就放弃了,挣钱重要可是奶奶更重要。向生今年在近处的建筑工地上干干停停,想攒钱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一天是礼拜天,老二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一起开着车回家看望爸妈来了,车停在大街上,拎着大兜小兜进家了。老二两口子自然不出门了,在家跟孩子们叙说亲情享受天伦之乐,中午吃饭时整一桌子菜,老二拿出了他平日里不舍得喝好酒。话说多了说道六婶子和喜子家的事情了,女儿听她妈说爸爸做媒人的事情就不赞成了,说他们封建思想是包办婚姻,不让爸爸管这样的事情,说应该给这些年轻人自由,让他们自己做主决定自己的生活,又举出好几个例子,她却没有说她自己和她的弟弟都是上大学了或工作了自己谈得对象自由恋爱自由结婚了,她妈妈就说出不同看法反驳她,说村子里哪有那么多条件自由啊,向生那孩子也想找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有条件吗找得着吗,穷人家要的是实实在在的,能在一起凑合着过日子就不错了。小外甥不会听懂她们母女之间的争论,却拉着姥姥的手说我支持姥姥,老二问他你为什么支持你姥姥啊,小外甥说因为姥姥待我亲不逼我做作业,说得一家人都笑了。


女儿儿子们回家午饭吃一个多小时他们也不觉得时间长只是感觉亲不够,吃完了妈妈儿媳女儿收拾,儿子女婿陪爸爸喝茶聊天谈生活谈事业,下午三点左右就该回了,老二两口子送到街上,看着上车走了,车开出村子看不到了他们还不会回家的。小村里能在县里市里有体面工作开创了自己的事业的人不多,像他们这样常常抽时间回来看望他们并且无话不谈的就更少了。在邻村有一个在外地做了官的,也许是因为工作原因吧很少回家,他父亲在一次收秋庄稼时把腿摔折了,儿子才回家把父亲接走了,后来父亲腿养好了在儿子那里住不惯又回来了,老话说孩子能享得上爹娘的福,父母很难享得上孩子们的福的,老二觉得在他这里这话就错了,他感觉他现在享的正是孩子们的福。


傍晚时向生来拿他的象棋来了,老二问他和谁下棋去啊,向生吭哧吭哧半天也没说清楚,好像是要出村子会一个高手的,老二说不要回家太晚了,让你奶奶担心你,向生慌乱拿了象棋答应着匆匆走了。老二送向生到院子里回房间时看到向生刚才拿象棋时落下了一枚棋子,他拾起回身走到外面想还给向生,可向生早走得没有踪影了,这孩子走得真快,发现棋子少了还得回来找,他想着回到房间把那枚棋子放在茶几下面了。


晚饭后老二沏上了茶,这次沏的是上午女婿带来的普洱,女婿说了普洱养胃。老二喝茶等着看电视剧,那个电视剧很长也很会吊人的胃口,老二两口子昨天看到才子进京考上状元了,可以回家迎娶他心爱的姑娘了,当他回到家时发现家里遭水灾了,他心爱的姑娘不知何处去了,电视剧还没开始呢,邻居大嫂喊老二媳妇去配一股打麻将去,老二媳妇不愿意去,大嫂不行笑说多大岁数了还这么黏糊,把老二媳妇拉走了。


老二不会听女儿的话的,还是去喜子家说了。在这几天里喜子两口子又见了好几个小伙子,不过没有看上的,在村子里走动半辈子了的老二轻车熟路,火候拿捏得很好,这次喜子让他和二女儿说说,老二看到这时喜子二女儿怀孕的迹象已显现了,看来事情须得在很短的时间里办了,往后拖久了,腆着大肚子办婚事就不好看了,老二问喜子的二女儿的意见,喜子的二女儿也没说乐意不乐意,目光透出淡淡的悲哀,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也无可奈何了,只好由着父母做主了。事情还算顺利,就这样一步步向前走。


以前老二每次为村人们办了事情后心里就特别轻松高兴,这次老二心里却有种沉重的感觉,他把向生和喜子的女儿按着父母长辈们设计好的路上送,他忽然想起女儿说的话了,他想作为他们的老师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们。可是他不这样做又能怎样呢,老二也无能为力。忽然看到向生丢下的那枚棋子还在茶几下面放着呢,有些孤零零的很受委屈的样子,人生如棋,老二想这棋子陪了老关头多半生吧,陪着老关头的沉沉浮浮,高兴过悲哀过,老关头带着这幅象棋也许和许多的官员下过,更多的时候和小村里普普通通的村人们下过,每一枚棋子里都藏着一个故事呢,若是把这些棋子里的故事读懂了,那就读懂了老关头谜一样的一生吧,现在老关头把这副棋留给了向生了,是想让向生悟出这棋子里的故事吗。向生拿走象棋后没发现少了一个棋子吗,怎么还没有回来找呢,老二低头看了那枚棋子一眼,向生落下的还是一个帅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