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原创】猪头吴  

2018-03-18 15:30:3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天蒙蒙亮猪头吴就准时醒了,许多年了都是这样早就形成习惯了,他身体里有一个时钟每天到这个时候就会敲响叫他起床的,闲来无事时他也是这样,起来没有活干就一个人坐着,到院子里抽烟拼命的咳嗦,把天咳嗦得越来越亮,把天边咳出一抹血红的朝霞来才算完了。用他自己的话说到点就醒就得起床了,睡不着躺在床上难受,咱就是这贱命。

猪头吴是个勤快人,很少有闲下来的时候的,他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扫帚打扫院子,他打扫得很细致,角角落落一个树叶一个纸片也不放过,把院子打扫得和天色一样亮了,猪头吴才去洗脸洗手。牙膏牙刷也是有的,可是他不常刷,忙得经常忘记了,什么时候想起来就刷一次,他说农村人那来那么多穷讲究。

坐在亮堂的院子里抽一支烟后,猪头吴就把昨晚泡一晚的猪头猪肝猪肠子捞出来,换一货干净水再泡上。做这件事情时猪头吴一丝不苟很是认真,这些猪下水都是要人吃的,一点也马虎不得。今天要做的活和昨天一样,如此几年了猪头吴不需要想闭着眼就知道该做什么了,插上鼓风机点火填上碳头,一会火苗子就从下水锅四周窜出来了,每天的日子都是这样红红火火的就开始了。

等着下水锅开的间隙,猪头吴就把猪头捞出来,他坐在小凳子上低着头整理。这时外面的街道上开始热闹了,早起的村人的说话声做生意的吆喝声不时传来,还有拉着货物的车辆吭哧吭哧的喘着气经过,小村的早晨很安静的,大街上的这些声音就显得很响亮了,充斥着乡间烟火的味道,听着很亲切。猪头吴似乎什么也没有听到,他欠一下身子,只顾埋头专心整理着猪头,那颗猪头很安静很听话,仿佛屈从了命运的安排,任由猪头吴摆布。猪头吴的这些生下水都是从镇子上赵三的冷库里批来的,赵三的生意做得很大,周围做熟食的都从他那里批发的,赵三隔几天就从外地运一冷罐车来,常常是半夜卸货,有国内的也有外国的。

猪头吴把收拾好的猪下水下锅了,他媳妇英子就该叫他吃饭了,每天都是这样。猪头吴坐下后四周看看,似乎有些害怕,也许这是他刚来的那几年养成的习惯。猪头吴不是小村人,是英子的前男人死后坐地招的上门丈夫,他来时快四十了,来时英子的两个儿子大的十七八岁小的十三四,正是淘气得让人恨不是爱不是的年龄,当时两个儿子很是讨厌猪头吴,常常想着法子捉弄他,有一次吃饭时猪头吴起身端碗时小儿子就把他坐的凳子搬走了,让他坐空迎面朝天摔在地上了,一碗小米饭洒了一身,猪头吴自然不能发脾气,只能忍着。小时候常听老人讲日子得慢慢熬,熬出来了才叫人那,猪头吴现在懂得这话的含义了,那就慢慢熬吧。

猪头吴在英子家是什么活都干,和英子去地里浇地按电表撒化肥,开拖拉机往家里收庄稼犁地,这些活是男人的活,女人干不了的,猪头吴干了英子就没有困难了,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加在一起就是一个完整的家了。闲时猪头吴和村里人出门打工,给英子做完了牛马又去给包工头做牛马了。在外面干几个月,回家把钱交给英子保管,英子就觉着猪头吴这个人老实可靠了。

日子如流水,说快不快说慢不慢,英子的两个儿子都结婚分家另过了。前几年猪头吴一次打工没干到头就回来了,他腿上的劳伤出来了,不能干了,出了半辈子的苦力了,身体到了极限,就像个破机器,再不保养就不能用了。回到家里还觉着很对不起英子的,他对英子说两个孩子的事都过了,想再挣几个钱咱俩花吧,你看身体不争气······。英子没说什么,她现在还是很疼爱猪头吴的,从此不让猪头吴出门打工了。两个人一起生活好多年了,就是没有感情也有感情了,小村人苦日子过惯了,没有风花雪夜的浪漫,甚至没有想过爱情这个词,两个人在一起了就是一个命运共同体了,就得一起在生活的苦水里熬,把苦熬尽了剩下的才是甜,他们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两只苦命的蚂蚱,只有相互扶持着才能走得更远些的。

在家也不能闲着,闲着是没人给钱的,英子的娘家一个本家哥哥在县城里卖熟食呢,英子和猪头吴去学了几天,回家就试着煮下水卖了。猪头吴从未做过买卖,第一次煮出来后不知道去哪里去卖,他踩着电三轮先在小村的街上转,好在有扩音喇叭,录了音循环播放不用他喊。英子说他老实巴脚的人,如果喊肯定是喊不出的,这话猪头吴相信。有村人问都有什么,猪头吴说有猪头有······,村人一下子笑了,猪头吴也不好意思笑了,猪头吴这个外号也就是这么叫起来了,以后再有人问他就说猪头肉或者说猪脸了。村人和他开玩笑,喊他猪头吴,来半斤猪肝,开始他不习惯,渐渐的喊开了他也就习惯了,他想只要你们要我的下水,喊我什么都行。在小村转一圈就去邻村转,时间长了就摸索出规律了,猪头吴固定了三五个村子,他猪头吴这个外号也随着他去了邻村了,邻村人听见他的扩音喇叭里的吆喝就会说猪头吴来了,猪头吴这个外号成了他的招牌,他人脾气好,说话和气,不小气,几毛钱甚至一块多的零钱直接就不要了,这几个村子渐渐的只认他的熟食,其他卖下水的去了,同样的价钱是卖不动的。

上午十点多,下水出锅了,热腾腾的冒着雾气,肉的香味早飘满半个小村了。猪头吴踩着电动三轮出发了,扩音喇叭开了,录的猪头吴的声音,谁要下水,刚出锅的,猪头吴走到哪里这喊声就到哪里。在自己的村子里是不会呆长时间的,村人想要时就直接到家里去了。猪头吴踩着电动三轮去邻村了,路上扩音喇叭关了,猪头吴一时还有些不适应,感觉太寂静了,于是就听见风吹过的声音就特别响,吹过辽阔的麦田吹过几棵大树吹过猪头吴,把地上的浮土吹到天空又吹落下来了。猪头吴文化不高,可看到这被风扬起的浮土心里也有点感慨的,他想自己也是这尘世上一粒小小的尘土,总有一天也要回归土地的。

春天,万物复苏,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色,可村子里的人都出门打工了,只剩下老弱病残和儿童,却成了没有生气的空村了。现在原料涨价了,水涨船高,猪头吴的下水就卖得贵了点,很少有人舍得买下水吃了,转了几个村子也没卖出去多少。到了中午一点多猪头吴就该回家了,垂头丧气的,清点卖了多少钱,坐下叹气,午饭也懒得吃了。猪头吴说现在这生意越来越难做了,英子说现在什么好做啊,钱是越来越难挣了,多少挣个零花钱,不闲着就行了,咱一个小老百姓还想攒钱啊,却是一副知足常乐的样子。

   下午,猪头吴无事可做了,他闲不住就去田地里转转。踩着窄窄的田间路慢慢走着,两边是绿油油的海一样的麦田,无边无际。猪头吴在麦田里散步,就像一个小虫子在一片青菜叶上爬,走着走着,上午挣不到钱郁闷的心情就随风而散了。他想起他来小村这十几年的时光了,帮着英子把两个孩子养大都结婚成家了,英子没有给他生一个孩子,头几年猪头吴是想要一个的,英子不同意,猪头吴听英子的,就依了她不要了。用小村人的话说,他来小村就是给英子当牛拉套的,这一点他自己也不否认的。他想起他来英子家的前一天,妈妈说他,要不是因为咱家太穷了,又没本事,说什么也不会走这条路的,他永远不会忘记妈妈说这话时是流着泪说的。像猪头吴这样的事情在小村这一带是低人一等的。

现在猪头吴想想自己,也没觉得哪里不好,英子体贴他关心他,英子的两个孩子也常常过来看他,问寒问暖,自然爸爸两个字可能是不会叫了,这样猪头吴已经十分知足满意了。前面是英子家的麦田了,田里一个突起的土堆就是英子死去的那个男人的坟头了,猪头吴刚来时,每逢烧纸的日子英子还来烧纸的,猪头吴陪着她,英子心细开始不让他陪,猪头吴不同意,他说怕英子哭昏了,这让英子很是感动的。想起往事猪头吴忽然想到自己,他想自己以后是要埋在自家的祖坟的,英子到那时候会和他合葬吗,想英子的两个儿子也不会同意吧,想着猪头吴心里就涌起了酸酸的悲哀。

黄昏,猪头吴照例踩着电动三轮出去了,转了几个村子,买下水的依然很少,猪头吴就多待了会,回家时暮色已淹没田野村子了。英子做好了饭,等着他回来了说他今天回来太晚了,猪头吴就说不好卖,就多待了会。英子拿出了半个猪脸,猪头吴问她干什么,英子笑说犒劳你啊。

做了几年熟食了,猪头吴一直不舍得吃自己煮的下水,总想多卖几个钱的,他对英子说吃什么都一样,还不都是吃饱算数。现在猪头吴坐在灯光下,看着英子忙着切猪下水,忙着把炒好的菜端到饭桌上,还给他倒了一杯酒。英子忙完了坐下,问猪头吴为什么不吃,猪头吴说不是等着你呀,让英子也吃,猪头吴夹了一块自己煮的下水慢慢品着,他觉着真香真好吃,喝一口酒,一股暖意涌上来了,朦胧灯光里看着坐在对面的英子,猪头吴感到自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