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原创】欢乐欢乐中国年  

2018-03-04 18:43:4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村人很传统,对年下这个节日是很看重的,年节临近了,小村人不管在哪里不论多忙都要回家过年的。腊月十几时小村人就站在村头等着盼着,迎接在外地的亲人回家过年,接到了欢欢喜喜回家,围在暖和的家里忙吃的忙喝的,说些家长里短的话。炖肉的香味飘出去了,幸福的笑声飘出去了,一家传一家,小村沉浸在节日的祥和里了。就这几年吧,小村有了一道新风景,每到过年时小轿车就停满了小村的街道两边,小村人无事就议论谁家新买的车多少钱,谁家的车最贵,一时间仿佛买车成了小村人发达的标志了,话说多了就说到谁做买卖发了谁又赔了。说归说,大部分小村人都是本分的庄稼人,想做生意挣大钱的少之又少,一般人是想都不会去想的,他们只凭自己的力气给人打工,钱挣得不多,可是没有风险,苦些累些他们也是知足的

也有少数亲人没有回家的就有凄凉孤独的感觉了,比如二花,她的丈夫庆出门打工两年没有回来了。庆起初在南方一个电子厂里刚打工,每年回来的,后来庆不在那个电子厂里干了,过年时就没有回来。庆干什么去了,小村里没人知道,有的说和人合伙做生意去了,有的说给一个大老板做秘书去了。有人问二花,二花也说不清,二花常常和庆打电话或微信聊天的,有时中午有时半夜,二花问庆到底干什么的,庆说跟着一个大老板做生意的,再问庆就不说了,微信视频时二花看到庆脸白白的,几乎和电视里那个著名的影星一样帅了,看得出庆干的是很轻松的活就放心了。二花在家照看着两个孩子几亩地,庆隔一段时间就寄钱来供着二花,现在的社会有钱了就什么都有了,二花的日子比村里其他人家还要滋润呢。别家也都是女的照顾家男的出门挣钱的,可是别家的男人收秋过年时都回家几天的,二花的男人收秋时没回来,过年了也没回来,忙时不觉得,闲了一个人的日子就觉着漫长了,就有点想自己的男人了,想也没法子得忍着,男人在外面挣钱呢,现在的日子没了钱怎么过啊。钱什么都可以买,可钱替代不了自己的男人,让男人在家守着吧就挣不到钱了,这个事很难办吧,就算是甜蜜的苦恼了。第一年二花没说希望庆回来,第二年就想庆回来了,今年第三年还没进腊月二花和庆微信聊天时就说希望庆今年回来,还开玩笑的说你再不回来我就找人了,我忍不住了,庆笑说你敢,又说今年尽量回家过年,说些软和话安慰二花。腊月半了,庆终于告诉二花说和老板说好了,今年一定回家。

有盼头了二花就别的村人一样了,天天在村头站一会,望着伸向镇子的柏油路出神,她也知道庆不会这么早回的,可她还是忍不住去站站的,说不定庆给她一个惊喜提前回来了呢。日子一天天过去,年越来越近了,一次打电话时庆告诉二花回家的日子说好了,二十六回家。庆要回来了,二花心里还有些小激动,比她当年庆娶她时还觉着幸福呢,她打扫庭院,把房间里擦拭得一尘不染,桌子椅子放的规规矩矩,又拿出新被褥在阳光下晾晒。邻居大强两口子开着车去县城温泉洗澡,问二花去不去,以前二花是坚决不去的,嫌太贵了,现在二花想都没想就跟着去了,春节近了,人们都想洗去一身的疲乏,在温泉城里洗澡的人很多,等了半个多小时才挨到号,大强两口子一个单间,二花自己一个单间。泡在浴池里二花不由得想大强和他媳妇两个人多好,会互相搓搓背,也可能两人在一个浴池里洗吧,说不定还会做那样的事呢,着想着身体的某一部位就有了反应,就不敢泡澡了匆匆洗洗就穿衣出来了,洗过澡的二花浑身感到轻松,在穿衣镜前看到自己微红的脸湿漉漉黑的头发,二花对自己还算满意,看着蛮漂亮的,不由就多站了一会。过去很长时间了大强两口子才出来了,大强说嫂子怎么那么快就洗完了,不泡泡,二花说我和一人泡什么澡啊,和你们比什么啊。上车时大强看看二花说庆哥不是要回来了吗,二花说是的,二十六回来,大强笑说嫂子这么好看庆哥回来了有够,还不得和你做一晚上啊,二花就笑骂大强没正经。

二十六很快就到了,早晨庆和二花打了电话说他上路了,是开着车回家的,一天回不到家,大概得到第二天中午才能到家,叫二花不要担心。你都买车了,二花有点不相信,庆说是老板的,想买车还不好买啊,二花嘱咐路上小心点。接下来这两天的时光对二花来说就感觉有些漫长有些甜蜜了,盼着庆早一点到家,又担心庆开车太快了不好。二花打开了手机里的地图看,心里细细算着庆刚才走到哪里了,现在走到哪里了,又想一个人开车很累的,晚上能休息好吗。

庆应该在二十七这天中午前后到家的,这天天晴得很好,阳光普照,照在人身上暖烘烘的,午饭后二花早早的领着两个孩子在村等了又等盼了又盼,总看不到庆的身影。从通往镇子的路上过来一辆车,二花想这是庆的车吗,想着车就到跟前了,没有停飞快的就过去了,二花就盼着下一辆车该是了吧,又过来一辆车还不是。二花有点着急了就打电,庆说可能要晚些,出省城时堵车了,要二花不要担心。二花怎能不担心呢,一直在村头等着,直到傍晚了庆还没到家,儿子小亮不耐烦了不愿意等了,哭着要回家要找他的小伙伴游 戏,无奈二花就和两个孩子回家了。尘世里的事往往是这样,好像有些机缘巧合,就像二花站在村头望眼欲穿迎接丈夫来,可是丈夫偏偏不到,等她刚刚回去进了家的门,外面就有腿快的孩童飞跑过来报信,说庆叔开着车回来了,听见说回来了就急急往外走,还不忘在镜子前理理被风吹乱的秀发。女儿静静喊妈妈,要跟着去,二花才回身抱了儿子和静出门走了没几步,就看见庆了,穿着笔挺的西服,皮鞋踩着地面卡卡作响,肤色白白的,多了几分城里人的气质,没有一点民工的土气了,这几年的时光好像没有在庆的身上留下一点痕迹,庆好像比几年以前还显得年轻了呢。走到庆的身边,二花还有些害羞了呢,脸上飞了一片红云。二花说,回来了,庆说回来了,伸手要接二花怀里的儿子,他走时儿子一岁,三年过去了儿子不认得他,躲他不让他抱,惹得帮着拿东西的乡亲们都笑了,庆不好意思的笑了。

到了家里庆招呼邻居们坐,拿出一盒烟来扯开口让,大强接烟时问庆做什么生意呢,这两年就发了,开上宝马了,庆笑说发什么发,咱没资本没背景的,只是老板的跟班。二花也没想到庆是开着宝马来的,她有些吃惊,一百多万啊,庆怎么挣那么多钱呢。邻居们都很知趣,坐坐就都走了,他们把宝贵的时间留给二花,让他们说说体己话,庆毕竟快三年不回家了,庆招呼着没事过来玩啊,闲了喝几杯。邻居们走了二花问庆怎么开了个宝马呢,庆说是他老板的,他开家里来给自己长长脸,他怎么买得起宝马呢。二花问庆吃饭了吗,庆说还没,你一说我还真感觉饿了,二花说你吃什么我给你做,家里什么都有。庆说我在南面这几年是什么都吃过了,什么也不稀罕了,好几次我想起以前你擀的面条特别想吃,就是吃不到,现在好了,你给我擀面条吃吧,你要和以前做得一样,什么卤子也不要,只放点葱花就好了。

手擀面,二花都几年不做了,现在小村的家里几乎和城里一模一样了,家里面什么也不做了,什么都是买现成的,现在过年才买袋面粉包子,平日里连面粉也是没有的。二花经常做手擀面给庆吃是在他们刚有了女儿静静的时候,那时庆在家里侍候二花能出门打工了,不能挣钱了家里自然是穷,一分钱不舍得花的,庆把自家田里收的麦子带到邻村一个磨面房里,磨成了面粉回家自己蒸馍吃,二花就想法变着花样做面食,晚饭时擀面条吃,卤子自然是没有的,自家田里的大葱切成葱花,撒点盐浇点酱油,他们夫妻二人吃着就特别好吃。那一次庆在家有半年吧,是结婚后和二花一起在家最长的一段时光了,庆和二花结婚这么多年了,新婚后二人一起出门打工,二花怀孕回家后算起,他们在一起的时光不会超过一年,想想也真是挺不容易的。

庆要吃二花做的手擀面,使二花不由得怀念和庆在一起的那半年时光了,那时的日子就像二花做的一碗热气腾腾的手擀面,虽然清苦但幸福温暖。以前庆家时爱吃清炖的排骨油炸的带鱼但很少吃到,现在这些二花都做好了,她舀了碗排骨在锅里热着就开始做手擀面了。手擀面也是很容易做的,舀些面粉合点水用手慢慢的揣,把面揣匀了揣得外面光光的一团,再用擀面杖擀开,擀成薄薄的一层饼,在洒少许干面粉,一层一层裹起来,用刀切成比韭菜叶子一样一条一条的,等锅里水开了面条下锅,水开几滚面条就熟了,盛在碗里切好的葱花合着酱油一浇就行了,二花再加了一点芝麻油,香气就弥漫整个房间了。

二花做手擀面时庆在逗两个孩子,在和他们重新熟悉,两年多的时光对于两个孩童也许是漫长的,漫长的让他们感觉爸爸也变得生疏起来。不过二花看到两个孩子很快就依偎在爸爸身边了,特别是女儿笑得合不拢嘴了,亲人吧,骨子里就有种天然的情结在的。二花许久不做手擀面了,咋做起来有些手生做得就慢了,二花不急,她希望更慢些,她做面时感觉过去的时光像一股暖流在她眼前慢慢的又过了一遍,她很珍惜这样的感觉的,不时抬头看一眼一边等着吃饭的庆和孩子们,二花希望就是这个样子永远永远。

手擀面盛好了,一人一碗,他们的儿子小亮也有份一小碗,二花端出冒着热气的排骨,还有炸带鱼让庆尝尝,看看自己做的味道还和以前一样吗,庆没言语,先尝的是手擀面,慢慢品着说好吃,比我想象的还好吃,这几年在外面我吃的面不少,还是你擀的面条最好吃。二花说你别蒙我了,庆说我说的是真的,那时吧天天吃你擀的面条,也没觉着多好吃,这几年吃不到了想吃了,在外面的面馆里怎么也找不着这个味道。二花说就一个面,还能有什么味道,一边吃面的女儿忽然接到说家的味道,二花和庆都笑了,庆说女儿说得对,家的味道。儿子小亮年纪太小,一个人吃不成面,庆端起他的小碗喂他,一边逗着他喊爸爸,小亮就喊,奶声奶气的童音悦耳是那么好听,庆说再叫一声,小亮就又叫,庆大声应着笑着,平日里宽大的房间嫌小了,怎么也盛不下这一家人的欢乐了。

吃完饭庆要刷碗,二花不让,二花去刷碗了,庆坐在桌前喝茶抽烟,儿子小亮坐在他的腿上。二花收拾完了,庆说他要去爸妈家看望爸妈,二花说他开一天车累了明天去吧,庆不同意,庆把带来的烟酒还有南方特产分出一份来给父母,去时想领着孩子,女儿看电视儿子玩手机呢谁也不去,庆只好自己去了。

庆从他父母家回来时天很晚了,儿子早睡着了,二花在铺床,庆不在家时二花和孩子们睡一个床,现在庆回来了,二花想让女儿在西间里睡一张小床,女儿不同意,正做思想工作呢。庆说算了,还让静静睡一起吧,二花说太挤了睡不开的,庆说那我睡小床,不能让宝贝女儿不高兴,静静听了说爸爸就是比妈妈好,二花说女儿你爸回来还没一天呢就叛变了,静静说爸爸就是比你待我亲。二花拿出一套新被褥铺好了,让庆去休息,庆说好吧,开两天车我真累坏了,下次来说什么也不开车了,去西间里休息,二花跟着过来了,对庆说一会等孩子们都睡了我就过来,庆坏笑着低声说我饶不了你的,二花憋不住笑了说我还饶不了你呢,笑着走了,走到门口又回头瞅了庆一眼。

小村人回家过年一家人团圆享受天伦之乐外还有一个风俗,就是带着礼物走亲访友,这个风俗说起来有些俗气,可现在尤其显得重要,亲人好友一年年的天各一方,为了自己的生活打拼,平日里很少有时间见面的,也只有过年时才能聚一聚,相互了解加深情谊。庆的爸爸妈妈要庆过年才去看他的舅舅姑姑们,庆不同意,庆说三年了才回来一次,过年这一走不知什么时候再回来,心里总觉着亏欠他们,就赶时间多看一次吧。次日带着礼物就去了,去时开着他的宝马车,他媳妇二花也和他一起去了。庆的表哥表弟们这个时候都打工回家了,准备过年呢,看到庆开的宝马都惊呆了,问庆几年没有回家在南方干什么呢,庆笑笑说在一个公司上班,就是跟老板一个打杂的,庆幸赶上了一个好老板,节假日人家回家过年,我就只好多出点力给人家值班了,所以这两年就回不来了。庆去姑姑家时他表弟要庆过年走时带着他一起走,他说他要给庆去打工,庆没有同意,庆说不是不带你,我还是打工的呢,做不了主,那里的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大学生,得有文凭,没有你干的活,你是真的干不了,他表弟听了还有几分不高兴呢。

庆和二花是上午去看望庆的舅舅和姑姑们的,要过年了家家都在忙,庆在谁家也没有吃饭。回家时已经十二点多了,经过镇子上时看到一个饭店,二花说咱吃了饭再回家吧,庆就把车停在了饭店边,下车时看到路边几个人在悄悄议论呢,好像是在说他开的车。在饭店靠窗的位置坐下后饭店老板过来了,也许因为看到庆开的是宝马车吧,对他们毕恭毕敬的问吃什么,庆说手擀面,老板说没有,老板介绍说吃拉面吧,又说他们的拉面是祖传的,比兰州拉面好什么什么的,二花说行,就两碗拉面吧。面端上来了,庆尝一口对二花说还没有你的手擀面好吃呢,要不你也开个手擀面馆吧,二花笑说还不把老本赔进去啊。说笑着饭吃完了,饭店老板亲自把他们送出饭店,看着庆上了车才回去,庆关车门时听见老板和人说这是一个财主,一百多万的车啊,一般人哪里开得起啊。

的确庆是小村里第一个开宝马的人,可以说庆开着宝马进村后,村人们都是想不到的,一脸吃惊羡慕,小村人辛辛苦苦在工地干一年挣得多的才挣四五万块钱,还是不舍得吃不舍得喝,一家子吃喝拉撒也就剩不下几个钱了,买个几万块钱的车也得咬牙紧紧裤腰带的,不想买也不行,现在社会风气和以前不一样了,谁家孩子结婚什么的一定得买车的或去县城买房的,家境富裕的还好,家境贫穷的就是借钱贷款也得强装脸面的。庆的宝马一百多万,他们想自己这得打多少年的工啊,庆在南方这几年发了,成为村子里的人这两天谈论的话题了。

早晨起来庆在村子里走走,遇着村人了掏出烟来让,站一会闲话。有的村人问庆做什么生意了,庆只说是他们老板的跟班给他们老板打杂的,村人们自然不相信,认为这是庆谦虚不肯说,庆过去了就猜庆这一年能挣多少钱呢。庆以前在家时一起玩耍的伙伴们都要请庆吃饭,庆说怎么能让你们请呢,我请你们还差不多,很快就说好了,二十九晚上在村子南面的饭店庆请客。走到大队部时庆遇见村长了,村长笑说庆发财了开上宝马就看不起村里人了,来了连个招呼也不打,庆连忙掏出烟递过去,说咱发啥财啊,走到哪里还不都是您的村民啊,悄悄的装村长口袋里两盒他带来的烟,村长佯装不要往外掏,庆拉住村长的手说你看不起你大侄子,以后麻烦你的时候多着呢,村长笑了,拍拍庆的肩膀说不错不错,小伙子,混得不错。

二十九这天傍晚,庆开着他的宝马和他以前的伙伴们喝酒去了,两三年了伙伴们在一起聚聚也是很正常的。二花家里,这时候小村的街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很热闹的,不时有孩子们放鞭炮,一声炸响就传遍了半条街道,忙了一年了村人们也少有的在一起打打麻将什么的放松一下自己,明天就除夕了,年味是愈来愈浓了。二花哪里也不去,在家侍候孩子们玩耍,孩子们玩耍累了就睡了。二花一个人看电视,等自己的丈夫庆喝酒归来,暖瓶里开水是满的,庆喝酒了回来是要喝水的。二花文化不高,读书也少,心里是想不出像诗人学者的浪漫的,不过她现在有种感觉,她感觉等着自己丈夫喝酒归来这个过程也是很享受很幸福呢。

二花看的电视剧结束了,庆还没有回来,二花有些担心,怕庆装英雄喝多了,就给庆打电话,要他不要喝那么多,号码拨出去了,手机却在床上响了,庆喝酒时走得急忘了拿。联系不上了二花有些无聊,就拿起庆的手机翻看,看庆的微信看手机里的图片,看着她想这算不算偷窥别人的隐私啊,想放下,可是却有一种好奇心驱使着她看下去,她想庆是她丈夫,对她是不该存在隐私的,忽然在庆的图片里发现好几张一个五十多岁中年妇女的相片,还有几张是庆和她的合影,二花一看两人的样子就感觉出他们的关系不一般的。二花想庆难道······,不会吧,这个女人也太老了,二花忽然想起大城市里有钱人不只是男的包二奶,那些富婆们还包养小白脸呢,想着心有些乱了。

庆喝酒回来时很晚了,看到二花还没睡在等他,庆心里有些感动,二花给他倒水端给他看着他喝,二花说喝了酒要多喝水的,庆说他没喝多少酒,没事的。这晚二花就和庆睡在西间的小床上了,床太小了,两人挨着挤在一起,也许是睡太晚的缘故吧,两人都没有睡意了,就说些悄悄话。二花想问庆手机里那个中年妇女是谁,她忍了忍还是没有问,她有点心疼自己的丈夫了,庆这两年多往她的卡里转了三十多万了,在南方受过什么屈辱遭过什么罪庆从来没有说过。二花的头枕在庆的胸口问你过年什么时候走啊,庆说,初九走吧,二花说能过正月十五再走吗,庆说好,我给老板打个电话吧。二花说能不走吗,庆说又说傻话,不走那来的钱供你花啊,说实话我也不想走,我想等过几年咱有点钱了就不出去打工了,咱自己看能不能干点什么,二花说你喝酒时忘了拿手机,我看你手机了,你手机里那个中年妇女是你的老板吗,庆愣了一下说是啊,可有钱了,我开的这个宝马就是她的,二花抱着庆想说些什么,最终没有言语,脸贴着庆的胸口心里特别踏实特别温暖,她相信庆在外面做什么都是为了她和孩子们为了这个家的,二花努力着不让自己想别的

后半夜了,小村的街道上还有人走动说笑,谁在街上燃放二踢脚了,底下一声闷响,接着天上就传来一声炸雷般的脆响,炸碎的纸屑簌簌的落在房顶上了。爆竹声过后,小村的夜似乎更静寂了,天快黎明了,明天就是除夕了,明天小村人就沉醉在古老祥和的节日里了。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