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sdgzslw123的博客

光阴深处的小村

 
 
 

日志

 
 

[原创】喜鹊凳枝  

2018-04-03 17:37:5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村人把立春不叫立春,叫打春,意思把沉睡了一冬的春打醒了,很形象很有意思吧。如果在一年里赶上打两次春,这一年就叫双春年,很吉利的,预示着一年好光景。那么下一年就没有打春这个节气了,就叫黑年,不好的,谁家赶在黑年结婚,迎亲婆迎亲时得带着手电筒照明,意思是把黑年里的黑给赶跑了。

比如今年就是黑年了,年前打的春,春分连雨水,该到的节气到了,可气温总是慢腾腾的慢了半步,没有如期到来,该暖和的时候了还暖和不了,风吹在身上还是冷冷的感觉,这就是倒春寒了。风吹在喜鹊的身上把喜鹊的心也吹得乱糟糟的,喜鹊生在小村长在小村,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了,连她自己也没想到今年四十六岁了,却要出门打工了,去遥远的南方一个城市里给人家当保姆。她的这个工作是县城里一个家政服务公司联系的,年前这家家政服务公司专门招了一批三四十多岁无事可做的农村妇女,进行了一个多月的培训,县里宣传这说是好事,为她们寻一个挣钱的路子,喜鹊就报名参加了。报名时喜鹊的丈夫大栓问她有出过门,能行吗,性格乐观一向大大咧咧的喜鹊说没事,正好出去逛逛呢,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人是分批走的,到喜鹊要走时已是第三批了,和喜鹊去同一个城市的还有三个人。她们走时天正好飘着蒙蒙细雨,远远看着像雾更像淡淡的哀愁,在渲染着离别的气氛,小村朝雨浥轻尘,田野青青柳色新吧,喜鹊走时没有打伞,任凭细雨落在她的头发上,落在她的衣服上,大栓拉着行李箱送她到大巴车边。也许是触景生情吧,这时的喜鹊完全没有了以前的豪气,看来说要走和真的要走了是两回事,登上列车看见大栓和她挥手告别,目光里充满了怜爱和担心,她忽然想哭,心里涌出一种酸酸的感觉,毕竟这个她生长了半辈子的小村里有她太多太多的牵挂啊·····。

大巴车到了市里,喜鹊几个人就改乘高铁了,每个人的车票是四百五十元,喜鹊听村子里坐过高铁的人说过高铁一百块钱坐一个小时,她就猜她们这次得坐四个半小时的车了。高铁像一支箭把喜鹊她们射出去了,射向遥远未知的陌生的城市,那三个女人两个比喜鹊要年轻些,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她们和喜鹊的手机里都输着一个陌生的手机号,这个手机号就是她们的主家,高铁到了站她们得用这个手机号和她们的主家联系的。来时县里的家政公司就和她们签了合同的,这次出来就是一年,是到年底才让回家的,谁干不下去了或半道回家了,工资是没人保证给的。

高铁往南飞奔,离自己的家乡越来越远了,这几个女人的关系却越来越近了,问询对方也说自己的家庭情况,并且互留手机号码,相约到了地方要相互联系,一起出来的人,出了门就是一家人了,说好谁也不许抛下谁,有了困难要相互帮助的。她们几个最年轻的三十多岁叫亚玲出了个主意,她要她们四个建一个微信群,说这样方便传递信息聊天,她自荐做了群主,给她们的群起群名时她想了许久,忽然说就叫喜鹊凳枝吧,她笑看着喜鹊说喜鹊姐,行吗,喜鹊没有意见那两个就也没有意见的。

喜鹊闭着眼养神,像睡着的样子,其实喜鹊没有睡着,她是心情不好,不愿意说话。那三个女人说着她们自己的家事也说别人的家事,她是一字不漏的都听见了,心里暗暗叹了口气,每个家庭都在写着自己或悲或喜的故事。在小村像喜鹊这个年龄正是上有老人下有孩子的时候,睁开眼就要钱花的,生活的担子再重你也得担着,没有人能替你分担,坚持不下去了就是喊疼喊累也得捡一个没人的地方。喜鹊登枝,喜鹊想着亚玲新起的这个群名,她想她们这几只喜鹊不知都能登上一个什么样的高枝呢。

四个半小时高铁果然到站了,快进站时这几个女人给她们的主家打电话,告诉她们到了。喜鹊才要打时她的手机却响了,正是她手机里记下的那个陌生号码,说话的是男声,告诉喜鹊下车后不要慌,随着人们出站就可以了,出了站打电话,他们到了,就在外面等着呢,这个电话让第一次出门的喜鹊心里感觉有了一丝丝的依靠。给人家做保姆喜鹊只在电影里电视剧里看到过,也听们老人说过,在老辈子村子里大户人家都是雇着长工或丫鬟的,长工丫鬟在大户人家里是下人,低人一等的。后来叫保姆了,现在叫什么家政服务人员,名字听起来挺光鲜大气的越叫越好听了,其实是换汤不换药,本质是不会变化的,喜鹊想只不过是现代人善于包装太虚伪罢了。

这几个女人出了站就找到了自己的主家,告别分手被各自的主家领走了,她们消融在这个城市里,就像一滴水滴进大海里不留一丝痕迹,一滴水对于大海来说太渺小了。来接喜鹊的是四十左右的两口子,他们叫喜鹊大姐,男的还自我介绍说叫我小高,指指她媳妇说叫她小朱吧,很热情的两口子,帮喜鹊把拉杆箱搬进车里,给喜鹊开车门。刚下车的喜鹊已经迷路了,晕晕乎乎分不出东西南北了,任由他们指挥着上车,拉着她走了。喜鹊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拐了几个路口,她只知道路上堵了两次车,小朱性格外向随和,一路和喜鹊说话,还介绍他们经过的地方叫什么名字发生过什么故事。

车是在一个高档小区里停下的,小高一边走介绍着他们住几号楼怎样走,走进电梯小朱按了跳动的红色数字,喜鹊在自家田地里常走,很少坐电梯的,对这样的环境自然陌生得很,电梯上升她觉着头晕了几下电梯门就开了。小高说到了,拉着喜鹊的拉杆箱先出来了。小高家的房间很宽敞的,装修的富丽堂皇,小朱把喜鹊领到一间小卧室里,告诉她这是给她住的,说她坐了大半天的车了很累的,让她先休息一下。小高小朱夫妻是上班族,每天按时上班,早饭有时在家吃有时不在家吃的,午饭一般都不回来,他们有个在读高中的儿子,一个礼拜回家一次的。喜鹊在小高家的主要工作是侍候小高的爸爸妈妈,小高的爸爸腿残了,不能走路,出门得坐轮椅的。

喜鹊到小高家的那一天是礼拜五,晚饭小高一家人让喜鹊和他们一起出去吃的,要了几个菜,菜上齐时小高说这就算是给喜鹊姐接风了,这样的开场让喜鹊有点意外有点感动了,她感觉小高没有看不起她这个农民,而是把她当做他家里的一个成员了。礼拜天小高夫妻两人在家休息,就领着喜鹊下去转转熟悉环境,告诉她菜市场在哪里超市在哪里,爸爸妈妈喜欢吃什么玩什么几点出去爱去哪里。小高夫妻和喜鹊说话用普通话,喜鹊听得懂,在家时喜鹊听儿子说过,把他们小村的那几句特别的土话说成官话,就和普通话一样了,比如说昨儿个今儿个说成昨天今天,黑下说成晚上,比如把弄啥说成干什么,这样说别人就听得懂了。喜鹊努力按儿子要求的去说,一下子不习惯说不好语速就放慢些,小高一家人果然听得懂。头几天喜鹊还迷着呢分不清东西南北,出门就按在家时儿子教的窍门记,去哪里只记住左转右转,不分辨方向,慢慢也就习惯了。

在小高家里喜鹊的工作不是很累,也有规律的,早晨去菜市场买菜,帮助小高的爸妈起床,做饭,上午拖地打扫卫生,下午推小高爸爸的轮椅陪着两位老人下去在公园里转转活动一下,晚上晚饭后喜鹊这一天的工作基本就结束了。喜鹊做这一切加在一起不需半天的时间就做完了,比起她在家里去田里干的农活不知要轻松多少倍。剩下的时间她就无事可做了,有时和小高的爸妈聊天,说自己的小村里的人和物,小高的爸妈很少去北方的农村,对喜鹊说的一切都很好奇,喜鹊计算着不会聊太长时间,她清楚自己的身份,这样人家就不会厌烦她了。闲了喜鹊就看手机看微信,或者出去逛逛,看看周围的景色。喜鹊的微信好友加的都是她的亲戚邻居,以前在小村时喜鹊不爱上微信,她也没时间,现在她闲下来,在微信上看到她儿子女儿晒的生活照,就觉着特别亲,仿佛她回到家里了,孙子外甥就在她跟前吵闹呢。喜鹊的丈夫大栓从未在微信上晒过东西,一次打电话时喜鹊说他,要他在朋友圈晒晒自己的家晒晒田里的麦子,说她想看,大栓笑说有什么好晒的,我看是你想我了找借口吧,喜鹊说才不想你呢,我是想家,她还真担心大栓一个人在家喝酒吸烟呢,自己在家时控制着他呢,现在没人管了别把身体喝坏了,一个人喝多了谁给他端杯水呢。喜鹊又嘱咐大栓常去看自己的爸爸,喜鹊的爸爸前年偏瘫了,生活不能自理,要说喜鹊出门打工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爸爸了,为了自己的生活她出门打工了,不能常常看望爸爸了,她觉得这是自己的自私,太对不起爸爸了。喜鹊想自己就是这劳碌命,离小村几千里远了,还是操着家里的心。


喜鹊偶尔看她们四个姐妹一起来这个城市时建的喜鹊凳枝群,群里有那个姐妹发的图片,或发几句牢骚说一个笑话,碰巧了几人在线就聊几句,喜鹊有时也说一句,拍一张小高家的图片或家人晒的图片发上去,这算是和姐妹几个刷刷存在感。也许是年龄到了,喜鹊逛街的时候不多,就是出去也不敢走太远,在附近喜鹊看到一个高档的商城,进进出出的人穿戴都很讲究,喜鹊想这都是有钱人吧,她好奇也想过进去看看,可她还是忍住了没进去,她知道自己一个打工做保姆的,就是进去看了也买不起,还不如不看呢。走在马路边,喜鹊看到不管哪里都很干净,这里的人们说话都很文明很有礼貌,不像她们小村里到处尘土飞扬,村人们皆是一脸土色,张嘴说话随便就溜出几个脏字来的。一次喜鹊走得远一点了,进一个公园,她看到有绿茵茵的草地有不知疲倦的喷泉,有她叫不上名字的树开着好看的花朵,还有飞起又落下咕咕叫着的白色鸽子,在亭子间在花丛里三三两两的行人。喜鹊不觉看得入迷,感觉自己就是这个城市的一员了,就走得远些了,前面是一座小山,路边一块竖着的青石上刻着杏花村三个大字,山上到处栽种着杏树,此时正是杏花盛开的时候,远望满山如云霞如紫雾。喜鹊沿着杏树掩映的青石子小路向里走了几步,扭头忽然看到一棵杏树下的长椅上,一对男女正抱着互相亲吻呢,吓得她如梦初醒脸红心跳的,赶紧退出来了,再也不敢往里走了。


几天后,喜鹊她们县里把她们几个推荐过来的那个家政公司打来电话,问小高的家人对喜鹊的工作满意吗有意见吗,小高的家人说对喜鹊的工作十分满意,还夸了喜鹊一番,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员说几句客套话,最后说希望常联系,如果有邻友雇保姆就推荐我们公司。最后家政公司又给喜鹊打了电话,问对这个工作适应吗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喜鹊说没有,家政公司的人很有礼貌的说欢迎多提建议,在你认识的人里有愿意从事家政服务工作的,希望你推荐我们。接完电话后喜鹊拿着手机出了回神,她想这就是所谓的跟踪服务吧,美其名曰为客户着想,其实说穿了就是营销手段,无非就是为自己招揽客户罢了,不过这个法子还是能让双方都感觉很舒服,想想也挺好的。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喜鹊对自己的工作渐渐熟练了。其实在出来之前喜鹊做过各种的设想,设想自己将要遇到的困难和屈辱,能遇到小高这么善性的人家是她没有想到的,小高这一家人谁都没有一副高高在上的城里人的架子,对喜鹊都很好的。越是这样,喜鹊做每一件事就越是小心,她想遇到小高这么好的一家人是她的福气,她只有把事情做好了才算对得起小高这一家人。在县城里家政公司培训的那一个月学到的东西是远远不够的,喜鹊把自己能想到的都想到了,比如做饭喜鹊就想做的刚好够吃,有时看着少了一点,喜鹊自己就饿着少吃点,有时剩了喜鹊就多吃一点,尽量做到没有剩饭的,喜鹊明白城里不比她们村里,一根青菜一粒米都是花钱买的来之不易,小高家不计较这些她也必须得珍惜。炒菜时她是努力迎合着南方人的胃口,她知道南方人不比北方人的豪爽,喜欢口味清淡些。打扫卫生喜鹊做到一点也不遗漏,角角落落都打扫得到,不留一个死角的,擦桌子椅子时每一次都是那么认真。特别是对小高的爸爸妈妈更是细心,他们的饭菜做得格外符合老年人的口味,衣服刚换下来就拿去洗了,不嫌累不嫌脏,干活时尽量让声音小些,不惊动小高的爸妈。下楼走走时喜鹊推着轮椅,不知情的人看着这样的情景,肯定以为喜鹊是和自己的爸妈在一起的,怎么也想不到喜鹊是他们雇的保姆。有一次小高的妈妈过意不去了,向喜鹊道谢,喜鹊说完这是她应该做的,愣了一下又和小高的妈妈说他们和自己的爸妈年龄差不多,看到他们就想起自己的爸妈了,自己的爸爸偏瘫不能走路了,还没说完喜鹊就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不该和小高的妈妈说这些话的,赶紧停住把话题引到别处去了。小高的妈妈没有那么多细道道,倒不在意喜鹊说了什么。


晚饭后无事了,小高夫妇都会陪他爸妈坐一会,有时一起看电视,有时就这么坐着喝茶聊天,小高告诉他爸一些外面发生的新闻趣事,也说他们的亲戚邻友的情况,这段时光也许就是这一天最美好的时光了。如果礼拜天小高上高中的儿子回来了就热闹了,一定得要几个特别的菜的,一家人坐在一起说说笑笑,吃完了喜鹊过来收拾了。爷爷奶奶看孙子总也看不够,一家人在一起时间长了话自然也多了,客厅里飘满了浓浓的亲情。


每当这时候喜鹊就悄悄的退出,退到她自己那间小小的卧室里,她知道此时的客厅是小高一家人的空间,这个充满温馨的空间是他们私人的,有小高一家人的幸福和牵挂,她有些羡慕了,可她知道她是不应该打扰的。喜鹊也有自己的幸福和牵挂,而她自己的幸福牵挂在她的小村里,在离她几千里远尘埃深处的小村里。回到自己小小的卧室,平常在小村里不怎么玩手机的喜鹊拿出了手机,会和她的男人儿子女儿聊会天的,相互关心询问各自的生活,应该说这一部小小的手机就是喜鹊的私人空间了,这个空间里是温暖的,藏满着喜鹊幸福的秘密。


喜鹊这一家人分散在祖国各地,丈夫大栓在小村的家里守着,儿媳妇住在县城里买的房子里,供他们的小宝贝在县城里上学,这房子是前年买的,现在农村种地的抢着去县城买房已成为一种风气,他们就是这种风气的追随者了,得到最实惠的好处就是每月必须要还三千多块钱的房贷,一个不大不小的负担。儿子去北京打工了,女儿结婚后就和女婿一起去山西打工去了。在遥远的南方的喜鹊每天就依赖着一部手机,依赖着看不见的无线电波传递着她和她亲人的思念牵挂,她有时和儿子有时和女儿聊天。他们相距千里万里遥远,他们也可以听到彼此的声音,如果视频还能看到彼此的面容的,看得见听得着就是摸不到,有时候喜鹊想这就是天涯咫尺或咫尺天涯了吧。喜鹊想想还挺自豪的,每天会有多少人像她这样给亲人通话呢,都是依靠这看不见的电波传送的,传到天上再反射下来,那边的人就听到这边的人说话了,想想这无线电波该有多神奇啊,承载着多少人的幸福和牵挂啊。以前没有电话,相隔两地的人们只能用书信传递讯息,有多难啊,喜鹊很容易满足的,和以前的人们相比她就立刻感到自己幸福得多了。

 

和儿女丈夫聊完了,喜鹊心情不错,就又在她们的喜鹊凳枝群里聊了会。不觉间她们几个来到这个城市生活许多天了,群主亚玲嫌群里的气氛不活跃,定了群规,每人每天必须在群里聊半个小时,否则就罚发一个大红包,聊什么呢,聊自己主家的事情,聊村子里传过来的新闻,或心情郁闷时发发牢骚骂几句,骂天骂地骂这个城市骂这个世道,她们发自己亲友晒的家乡的图片,你发一张,我发一张,如此一来就热闹起来和在家时一样了,久而久之就形成习惯了。分散在一个陌生城市里的四个小村的人,在各自的位置孤独的工作着,每天在喜鹊凳枝这样一个微信群里聚一下聊聊生活工作,或发泄情绪,发泄完了她们心情就轻松了,她们就感到自己不是那么孤独了,于是就又看到了生活的美好,又有了工作的动力,也许这就该叫做抱团取暖吧。


这一夜喜鹊很晚才睡着,她做梦了,梦见回到了小村,梦到她偏瘫的爸爸能自己走路了,她过去想搀扶,爸爸不让,爸爸自己昂首阔步行走,她还梦见和自己的丈夫儿子女儿在一起吃饭了,像过春节一样一家人围了一桌子,儿子敬她酒她不喝儿子不行,她喝了一小口,感觉和她的生活一样又甜又香,她高兴得笑,笑着笑着就醒了,就回到现实里了,回到冰冷的现实里了,喜鹊真希望这梦能做得长些啊。夜很深了,外面霓虹灯闪烁,明如白昼,路上车风一样飞驰而过,这城市里喧嚣的夜喜鹊还是有点不习惯,她失眠了,暗暗叹口气,这城市的夜哪里有小村的夜色安静美好啊。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